梨子文學網 > 冰山總裁的貼身狂龍 > 第976章 白天穹的驚恐
可以滾了?
白天穹愣住了,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別說他了,方家那些不清楚沈念底細的族人,也都有些發怔,一雙眼睛瞪得很大。
就連方云父子,心里也都為沈念捏了一把汗。
“年輕人,你說什么?”
過了一會兒,白天穹這才回過神來,目光冷冽地看著沈念,眼里閃爍著森冷的殺意。
沈念笑了笑,“怎么?年紀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
聽到這話,白天穹更是火冒三丈。
不過,他強忍住了怒火,沒有立即發作,而是細細打量著沈念。
境界上,沈念只有一階。
憑什么一個一階的小鬼,也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詞了?
難道是腦子有問題?
只是瞬間,白天穹就摒棄了這個念頭。
就在剛才,他可是看得清楚,方家父子都對沈念給予了很大的厚望,仿佛這個年輕人能夠抗衡自己。
白天穹皺著眉頭,仔細打量著沈念,可半天都沒有看出什么異樣。
是他想多了?
又或者,這本就是方家父子使出來的計謀?
白天穹的腦海中,浮現出很多種可能,卻又都被他給一一排除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方杰。
他冷聲問道:“那個年輕人,是什么背景?”
聽到他的詢問,方杰面色微變,眼里閃過一絲遲疑。
“說!”
白天穹察覺到了這一點,更是感覺到了不對勁,發出一聲厲喝。
面對他氣勢上的壓迫,方杰哪敢有所隱瞞,當即就把自己知道的給說了出來。
原本,他是不想說的。
他也怕說出來之后,白天穹心生懼意,不敢對方家動手。
那樣一來,他就白折騰了。
更嚴重的事,如果白天穹為了平息方家的怒火,把他交給方家處置,那他的下場會更凄慘。
事實上,昨天得知沈念身份背景的時候,他就已經后悔了。
可惜,早在此前,他就把方志天快要不行的消息透露給了白家,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當然,他知道得不多,也就知道沈念可能來自大城,現在受了重傷,修為十不存一。
可就是這些,也都足夠了。
得知了沈念的身份來歷,白天穹整個人都僵住了。
大城?
那是什么地方?
白天穹很清楚,卻從來都沒有去過。
以白家在鴻運城的地位,想要拿到一張去往大城的船票,在付出一定的代價之后,還是能夠做到的。
不僅是白家,包括方家在內,鴻運城的其他頂尖勢力,也都能夠做到。
但,這些頂尖勢力,幾乎從未有人前往大城。
究其原因,就是那里太危險了。
在鴻運城,他們高高在上,屬于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但在強者云集的大城,他們也就是一只強壯點的螻蟻。
強壯點的螻蟻,終究還是螻蟻。
在很多年以前,鴻運城不是沒有強者自視甚高,通過舟船前往大城。
可那些強者,自從離開之后,就再也沒有回來。
那些強者所在的家族,都在漫長的等待中,逐漸衰敗了下去。
漸漸地,各大勢力的強者,就再也沒有前往大城探尋的想法了。
每過一段時間,前往大城的舟船都會在鴻運城停靠,可卻有超過千年,未曾有鴻運城本土的強者,登上過那艘通往神秘未知之地的舟船了。
所以,在得知沈念來自大城之后,白天穹第一個反應就是畏懼。
大城來的人,不用多想,都能清楚有多恐怖。
他這點實力,在那些存在眼里,根本就不夠看的。
可很快地,他又冷靜下來,想到了沈念此時的狀態。
重傷!
這是一個機會,也是他的契機。
白天穹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只是瞬間,他的心中就有了決斷,對待沈念的態度,發生了一絲轉變。
他連忙拱手,笑著說道:“原來是大城來的公子,白某剛才有所得罪,還望公子見諒。”
沈念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對此,白天穹也不在意。
他繼續說道:“公子,今天這件事,全都是誤會。
白某沒有得罪公子的意思,這都是白家與方家的個人恩怨,還望公子不要插手。
事后,白家愿意奉公子為座上賓,請公子去白家做客,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他把姿態擺得很低,不再端著架子。
“如何?不如何。”
沈念淡淡地回了一句。
白天穹一怔。
隨即,臉色變換了一陣,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他笑著說道:“公子,您可能不知道,方家早就沒落了,與我白家相比,差了不止一籌。
您在鴻運城,想必也有事情需要他人代勞吧?
方家能幫到您的地方,我白家也能幫到,方家不能幫到的地方,白家同樣能夠幫到。”
沈念瞥了他一眼,玩味道:“你既然知道我來自大城,還敢說出這樣的話?”
白天穹愣住了,有些不解。
沈念譏諷道:“或許,在這鴻運城中,你白家是比方家厲害一些,但在我的眼里,你們又有什么區別呢?”
白天穹面色一僵。
他這才反應過來,沈念既然來自大城,背后的勢力定然比白家和方家高出了很多層次。
如此情況下,又怎會在意白家和房間之間的些許差距呢?
不管白家,還是方家,在大城勢力的眼里,都是螻蟻罷了!
想明白這一點,白天穹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他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這位公子,你是一定要參與我們兩家之間的恩怨了?”
沈念淡淡地說道:“你現在滾,那就沒事。”
白天穹的表情,不斷地變幻著。
就這么離開,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他等待了這么久,終于快要扳倒方家了。
要是就這么離開的話,等方家喘息過來,再加上地火心蓮的幫助,方家就難以壓制了。
到時,白家就會迎來方家的瘋狂報復。
可若是不離開,就意味著要得罪沈念,得罪一位來自大城的存在。
這個后果,白家同樣承擔不起。
一時間,白天穹陷入了糾結,不知道該作何選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