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陳山朱元璋 > 第36章 我喜歡聽話的人
一聽到這里,朱云不由破口大罵了起來。
“陳山你個王八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是敢動姑奶奶一根毫毛,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這群山賊可不會理會這么多,一聽到陳山的話后,他們的目光便不由的全都停在了朱云的身上。
眾人將其上下打量一番后,也不由被其美貌所驚艷。
“呦,這個娘們的性格還真是潑辣啊!不過爺就是喜歡這一口,好,就按你們說的,你們可以過去,留下這個娘們即可!”
聽到這里,陳山趕忙揮手。
“沒聽到這些大王的話嗎?還不快走,要在這里等死不成?”
陳山看著身前的一群鏢師大聲叱責道。
這群人聽到陳山的話后,一時間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明明是他自己死活要往這個鬼地方鉆,怎么,現在出了問題就想跑不成?
雖說心中極為不忿,但眾人還是不忘惜命的。
他們也明知道,自己就算留在這里,也不見得能是這些山賊的對手,那再留在此處,又有什么意義和作用呢?
可要是丟下朱云,那么自己此行還有什么意義呢?再者而言,將朱云丟給這一群土匪,她會面臨些什么,已經是顯而易見的。
眾人想到這里,無不為之憤慨,因為在他們看來,朱云完全沒有為陳山的錯誤買單的必要。
雖說心中不忿,但眾人此時也根本做不了什么。
權衡再三,他們一咬牙,還是決定直接離開此處。
不過在經過陳山身旁時,他們都不忘狠狠的瞥上一眼陳山,那目光如刀,好似要從他身上活活剜下一塊肉來。
但陳山對此卻絲毫不在乎。
“看什么,還不快走,都等著死在這里嗎?”
他此時全然一副狗仗人勢的模樣,終于有看不過去的,冷聲呵斥道。
“姓陳的,你如此行事,也不怕遭報應嗎?”
陳山聽到這話,目光一凝。
隨后抬腿就是一腳。
“我去你媽的,就你小子屁話多,還不快滾!”
這一腳下去,那年輕人摔了個踉蹌。
他剛想要發作,卻被身旁的鏢師,一把按住。
他們看著這名年輕的鏢師連連搖頭,示意他不要和陳山一般計較,因為真的要計較下去,他也不是陳山的對手,難不成是真的打算把這條命扔在這里不成?
年輕人血氣方剛,可等真的冷靜下來后,他也不由感到一陣后怕。
雖然氣焰未消,但也還是咬著牙就此離去。
也許每個人都有著屬于自己的勇氣,可當真的要面臨生死之時,這所謂的勇氣又能價值幾何呢?
見眾人逐漸走遠,朱云心中的膽怯和畏懼不由上升到了極致。
她雙眼變得通紅,一抬手徑直握住了腰中長劍。
“陳山,你不得好死!”
這些土匪聽到這話后,一個個不由放肆大笑了起來。
因為在他們看來,一個玩物就算是性子再烈,也只會徒增樂趣罷了,除此以外還能有什么呢?
“他們都走了,你還留在這里干什么?!”
一眾土匪見該走的都已經走完了,可陳山卻還留在這里,便不由重新審視起了他。
可陳山聽見這些人的話后,不但沒有半分畏懼,反而咧嘴一笑。
“諸位,這話不能這么說,這女子性子烈,不如讓我幫你們降服她,再拱手送給幾位大王如何?”
對于陳山這無恥的要求,這些人也是頭一次聽說。
所以一時間也不由嘖嘖稱奇。
“嘖,小子,我還真是看不出來你是怎么想的,我們幾個也算是無恥之徒了,不過瞧這個情形,跟你比終究還是差了一些。”
陳山嘿嘿一笑,并沒有再和他們多說什么,轉而是將目光放到了朱云的身上。
“小娘子,這幾位大爺看的上你,也是你的福氣,所以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才好,千萬不要做無謂的反抗,否則拳腳無眼,傷了你,可不能怨我。”
“陳山,你個天殺的東西,今日就算是拼去一死,我也絕不受辱!”
說完,她悍然拔出手中長劍,隨即劍鋒直指,筆直向著陳山刺了過去。
三尺劍,七寸寒,殺意滿滿。
那一眾山賊眼見于此,也不由感到無比驚訝,因為他們猜到了這女子可能并不簡單,但卻著實沒有想到,她會兇悍到這個地步。
要是猛然被她這么來上一劍,恐怕一般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在意識到朱云的兇猛之后,眾人無不為之倒吸一口涼氣,如此彪悍的女子,又豈是一般人可以輕易招惹的。
不過好在陳山似乎并不畏懼,對付朱云時,只見他輾轉騰挪之間,游刃有余。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一連過了四五招,陳山一攬手,將朱云雙手控住,然后猛的一拽,她便直接失去了重心。
眼見將要跌倒在地,卻又牢牢的被陳山攬入了懷中。
“陳山,你放開我!放開我!”
陳山微微一笑,隨即將自己的腦袋貼到了朱云的耳朵旁輕聲呢喃道。
“我要是你,就不會如此大聲叫嚷,畢竟要是真的激怒了我,把你送到他們的懷里,你可就沒有半點回旋的余地了。”
一聽到這話,朱云怒氣更甚。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要么放了我,要么就殺了我!”
她的言語之中,滿是恨意,但這也怨不得她,畢竟此時的她就如同籠中鳥一般,任人宰割,翻騰無力。
“殺了你,這我怎么舍得呢?放了你,這自然也不可能,畢竟這次走鏢的目的就是護送你,你要是丟了,我上哪交代去!”
對于陳山這模棱兩可的答復,朱云眼中滿是疑惑。
“殺又不殺,放又不放,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喜歡聽話的人,如果你下次要是再惹得我不滿意了,保不齊我會真的把你送給山賊哦!”
“陳山,你這個玩笑可不好笑,他們可是有著三十個人,現在我看你如何脫身,今日想必是要被你害死在此處了!”
聽到陳山的話后,朱云先是一愣,而后不由苦笑連連。
事已至此,又該如何脫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