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璀璨人生葉辰蕭初然 > 第3131章 白折騰了
有的時候,適度讓對方絕望,也是一種戰略手段。
遇到不是那么交心的朋友找你要借一萬,你只能借他一千,但你不能直接一上來就說我只能給你一千,那樣朋友拿了錢還得在心里腹誹你這人太不給力,借一萬只給一千。
比較符合本土特色的操作模式是,你得先跟朋友說哥們,我現在比你情況還慘,我在外面借了不少錢現在都還不上,那個誰誰誰借我的錢三年都沒還我,就在朋友感覺絕望的時候,你再來一句,不過你要實在著急,我可以信用卡套現一千給你。
這樣,朋友拿到一千塊,不說額外感激你,但起碼不會再背地說你不給力。
裴會長也是一樣。
他不想得罪蕭常坤,但又不能直接拒絕蕭常坤說這會長的位子你別想了,那樣會讓蕭常坤覺得,怎么我出點事兒你就要跟我撇開干系,不保我也不幫我,太不夠意思了。
所以,他先大大降低蕭常坤的心理預期,都這時候了,您還想當會長吶?跟您說實話吧,您能不能留在協會都是個未知數了。
這種時候,再給蕭常坤一點回轉的空間,他肯定就會感恩戴德的答應了。
此刻,裴會長見氣氛也烘托的差不多了,蕭常坤也確實開始害怕被協會除名了,他才嘆了一口氣,開口道:“常坤啊,咱倆關系這么近,這件事我一定會盡我所能的全力保你!常務副會長的位子雖然我保不了,但我會盡量保你一個副會長的席位,要是副會長席位保不了,至少也保你一個主任的職位!你放心,在這個書畫協會里,有我就有你!”
蕭常坤剛才做的心理建設,是有可能被書畫協會掃地出門。
但現在得到的承諾,是至少保一個主任的職位,甚至還有可能保一個普通副會長的職位。
這一下子就讓他心里如劫后余生般松了一口氣。
感覺就像是重病進醫院,醫生說自己情況很嚴重,很大概率要涼,最后截了兩條腿活了下來,雖說兩條腿沒了是真的慘,但起碼人還活著。
于是他千恩萬謝的說道:“哎呀裴會長,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裴會長!這次老弟真的多虧您了!”
裴會長聽他這么激動,也知道自己這個人情,蕭常坤算是欠下了,于是便開口道:“這樣吧常坤,你啊,還是先在外面玩幾天避避風頭、別急著回來了,你不回來,就不會成為眾矢之的,事情就由我這邊來處理
聽到裴會長讓自己避風頭,蕭常坤欲哭無淚,心里暗忖:“我的裴會長,這是五爺的天香府沒包廂,所以我沒顧得上跟您說我已經到金陵了,您現在又讓我避風頭,合著我不白折騰了嗎?不但這來回一萬多公里的飛機白他媽坐了、在經濟艙熬八個小時的罪白他媽遭了,最操蛋的是三十萬也白他媽捐了!我這造的是什么孽啊到底!”
不過,這話他只敢在心里吐槽,萬萬不敢說出來,于是只能十分感激的說道:“好的裴會長,那我就先不著急回去……您能不能跟我透露一下,您打算怎么運作這件事兒?”
裴會長道:“晚上呢,你找臺電腦,寫一封請辭郵件,就說自己年紀大了、精力有限,打算辭去常務副會長的職務,但由于對書畫協會感情深厚,所以還希望繼續留在書畫協會增磚添瓦,至于在協會里的新崗位就服從協會安排;”
“我呢,明天一早就把那幾個副會長都交過來開個小會,把話跟他們說清楚,你蕭常坤下來、做排名最末的副會長,其他人原地升一級,讓幾個副會長里聲望最高、資歷最老的老徐擔任常務副會長,這樣大家應該也都能心服口服;”
“如果他們反對的態度不是特別強烈,這件事我就能直接拍板定下來,起碼還能給你爭取保留一個副會長的位子;”
“要是他們實在不同意,那我就再退一步,把下面的小趙主任提成副會長,你坐小趙主任的位子,小趙那個主任的位子,就是給你兜底的,你看如何?”
蕭常坤剛才一度以為自己要從協會滾蛋了,現在聽到裴會長給自己兜底一個主任的位子,心里自然沒有任何意見,急忙感激的說道:“那真是太謝謝您了裴會長!”
裴會長也松了口氣,笑呵呵的說道:“常坤,我好歹也算是你的老大哥,你跟我這么客氣做什么?這不都是我這個老大哥應該做的嗎?”
蕭常坤難得發自肺腑的笑了笑,說道:“老大哥,有您這句話,我心里就踏實了
說完,他又趕緊問:“對了裴會長,這幾個副會長搞定了,下面的人不會說三道四的吧,要是他們不滿意繼續找麻煩怎么辦?”
裴會長笑道:“放心吧,別看咱們協會人不算多,但大家底下都是有小團體的,都當副會長的人了,沒還不團結幾個自己人啊?協會里的人,除了我的人之外,剩下的他們幾個副會長基本就都覆蓋到了,你就把他們幾個想象成部隊里的班長,咱們這個連里,只要我的決定他們沒意見,他們底下的兵自然也不會有意見,就算有意見他們幾個也會讓那些人閉嘴的
蕭常坤下意識的說道:“哎喲我操,是這么回事兒啊?那我底下咋就沒自己的兵呢……”
裴會長扼腕道:“誰知道你咋想的啊?最開始提你當副會長的時候,你就該從下面團結幾個你的自己人,哪知道你一天到晚不在協會待著,凈往老年大學跑的一頭勁兒,你自己整天泡在老年大學,還怎么給你自己發展心腹?”
“哎!”蕭常坤恨不得猛抽自己幾個嘴巴子,罵罵咧咧的說道:“狗日的老年大學,以后再不去了!”
裴會長嗯了一聲,道:“等這件事塵埃落定,你再好好努努力,用不了多久說不定還能再爬上去
“好!”蕭常坤無比感激的說道:“謝謝裴會長,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
掛了電話,蕭常坤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不少,他不禁暗嘆:“哎呀,現在只剩下捐款那三十萬能不能要回來了!”
想到這里,他立刻對司機說道:“師傅,去金陵最大的律師事務所!”
司機點點頭:“好嘞,去史密斯律師事務所,對吧?他們是美國來的,據說是咱們金陵乃至整個華東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了!”
蕭常坤渾身一顫,下意識的脫口道:“不去了!去排名第二的!”
史密斯律師事務所是韓美晴她兒子保羅開的,韓美晴馬上要跟賀遠江結婚了,保羅馬上要成為賀遠江的繼子,自己恬著臉去他的律師事務所找律師去向慈善機構討捐款,讓自己這張老臉往哪擱?
司機還勸他:“您要是找律師,那還是史密斯律師事務所好一些,人家那律師可厲害了,整個金陵無人不知
蕭常坤擺擺手,堅定的拒絕道:“不了,我不喜歡洋人,還是還個咱們金陵本土的吧!”
司機點點頭:“那就去天誠吧,那家據說實力能排到第二
……
就在蕭常坤轉而前往律師事務所的時候,葉辰給正在酒店躺平的史蒂夫·羅斯柴爾德打了一個電話。
這老小子剛享受完一頓送到房間里的高級西餐,懶躺在酒店的沙發上擺弄手機。
自打跟葉辰去了一趟養狗場,回來就每日在酒店躺著,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只等著霍格維茨那父子倆到海上的視頻放出來就回美國當他的大少爺。
不過,每天在酒店也確實無聊,他很想找葉辰套套近乎,可是一想到這家伙行事風格那么狠辣,他又不敢上趕著迎合,生怕一個不小心再把葉辰給得罪了。
此刻的他,更像是一個盼著跟女神套近乎,又怕女神對自己心生厭惡的屌絲。
而他怎么也沒想到,葉辰竟忽然給自己打來電話。
他趕緊接通電話,殷勤的說道:“葉先生您好!”
葉辰微微一笑:“干嘛呢羅斯柴爾德先生?”
史蒂夫忙道:“哎呀,您叫我史蒂夫就好,千萬別叫我什么先生了
說著,趕緊又道:“我最近一直在酒店呢葉先生,不知道霍格維茨他們父子倆現在到哪兒了?”
葉辰道:“還在海上漂著呢,先漂到中東再說,你也別著急,視頻出來我會通知你的
“好的好的!”史蒂夫忙道:“我也不怎么著急,就在金陵等您消息
“嗯葉辰隨口應了一聲,問他道:“你吃飯了嗎?沒吃的話要不要出來一起吃點兒?”
史蒂夫下意識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剛吃飽飯的她,此時確實沒有什么食欲了,可以想到葉辰找自己出去吃飯,這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機會,就像女人約自己出去,自己怎么可能錯過,于是便趕緊說道:“好啊葉先生,您在哪?我去找您!”
葉辰道:“我給你發個定位,你直接按著定位過來就好,現在天色晚了,金陵又不像你們美國那么危險,你也別帶什么保鏢了,自己出來就行
“好!”史蒂夫知道葉辰肯定不會綁架自己,自己在金陵也確實沒什么好擔心的,于是便連忙說道:“葉先生您把地址發給我吧,我這就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