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房遺愛高陽 > 第1536章
觀德殿內一片混亂。
宮中太醫匆匆趕來,在群臣的注視下緊急施針。
然而,經過太醫首席的診療之后,李孝恭依舊沒有醒來......
李世民當機立斷,讓人將其抬入自己的寢宮,自己也隨之匆忙離去。
于是乎,這場原定持續三天的慶功宴,因李孝恭的暈厥,被迫臨時取消。
第二日凌晨。
宮中傳出噩耗——
河間郡王李孝恭,因飲酒時突發疾病,搶救無果,最終還是去了......
此消息一出。
整個長安為之震動!
要知道,在整個李唐皇室中,除了當今圣上攻滅群雄、縱橫天下之外,唯有李孝恭能一人獨當一面!
且“乘運而奮,方高祖攘除四方,皆顯為世豪英,至河間之功,江夏之略,可謂宗室標的者也!”
可如今,這位功勛卓著的親王,就這么去了?
如果遠在西域的房俊聽到這則消息,想必也會大吃一驚。
因為李孝恭才五十歲....在唐朝,這個年齡故去,堪稱壯年早逝......
沒錯,古代人平均壽命三十歲,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
提出這個觀點的人,叫做林萬孝。
可笑的是,其本人既不是考古學家,也不是人口學家,更沒有任何社科和考古經歷。
更可笑的是,這篇《我國歷代人平均壽命和預期壽命》,竟只有結論,沒有任何出處。
面對如此滑稽的文章,著名史學家袁祖亮,立刻給出了史料數據:
論平均壽命,西漢六十歲,東漢六十四歲,三國五十七歲,西晉五十二歲,唐代六十五歲......
然而沒人聽他的。
幾乎所有的媒介,都保持了沉默。
相反,古人三十歲的言論,早已在某些力量的推波助瀾下,泛濫成災。
那么問題來了。
林萬孝為何要發表那樣一篇文章?
歷史告訴我們,縱觀古今,每當遇到難以理解的事物,只需想到兩個字,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利益!
因為自那篇文章發表之后,立刻有一個言論,火遍了大江南北:
“中醫那么厲害,為什么古人的壽命只有三十歲?”
效果很明顯。
最終中醫斷了傳承,華夏人皆短命的印象深入人心,一切都如其所愿。
然而歷史造不了假。
在唐人的認知中,一個普通人,就是可以活到六十五歲,更何況是李孝恭?
他身為猛將,身體自然強壯。
而且還是宗室親王,吃喝不愁,營養搭配合理,家中常駐私人醫生......
這樣的人五十歲就死了,無論如何都算是早逝。
而且李世民為千古一帝,擁有強大的自信,排除了毒殺功臣的可能。
故而李孝恭的死,便更加讓人意難平。
......
次日的朝會。
整個朝堂一片肅穆。
李世民坐在高高的龍椅上,環顧四周,眼中閃爍著淡淡的哀思。
秦瓊死了,王珪死了,李孝恭也死了......
撐起貞觀盛世的文武大臣,宛如劃過夜空的流星,在留下最璀璨的光輝之后,開始逐一凋零。
沒人知道皇帝此時的心情。
或許午夜夢回,那些或老去、或故去的面孔,依舊年輕而鮮活....秦王旌旗所指,他們依然沖鋒陷陣,所向披靡。
“圣人。”
一道聲音倏然響起,打斷了李世民的思緒。
“嗯?”
李世民眼珠錯動,抬眼望去,發現令狐德棻站了出來。
....他是禮部侍郎,李孝恭的身后事涉及國體,自當由他主持操辦。
只見他躬身請示道:“陛下,河間郡王新逝,應葬在何處,謚號為何,請您示下。”
李世民想了一下,沉聲開口:
“孝恭為大唐出生入死,功勛卓著....這樣吧,追贈他為司空、揚州都督,陪葬獻陵,謚號‘元’,配享高祖廟庭。”
“喏,謹遵圣令。”
令狐德棻剛剛退下。
又有一人緩緩站了出來。
此人一現身,便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李孝恭的長子,李崇義......
只見他一身孝衣,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悲憤的大聲說道:
“陛下!我父被人陷害冤死,請您為我做主!”
空氣死一般寧靜。
群臣紛紛張大了嘴巴。
李孝恭尸骨未寒,其長子便上殿喊冤,顯然是要趁著這個機會,把事情鬧大。
龍椅上,李世民神情嚴肅:“崇義,把話說清楚,你認為是誰陷害了你父親?”
李崇義將目光轉向一側,眼神仿佛可以殺人:
“陳國公,侯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