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豪門丑小鴨,直播算卦救全家 > 第2章 回到夏家

回海市的路上,商務車里安靜的只有呼吸聲。

夏卿卿看著窗外陰沉的天,回憶起婆婆去世的那一天。

夏神婆當時已經回光返照,不舍地拉著她的手說:“卿卿,婆婆已經聯系夏家,讓他們來接你。”

夏卿卿哭著搖頭,“婆婆,卿卿哪里都不去,卿卿要在這里陪婆婆。”

“傻孩子,你陪了婆婆五年,我已經很滿足了。”夏神婆不舍地撫摸著小團子的發頂,“難道你不想找到你的父母嗎?至少要知道當年為什么會被放在這窮山溝里。”

聽到父母,夏卿卿有些許的茫然。

雖然沒有父母總是被人嘲笑,可是有夏神婆護著的她,并沒有多么的渴望父母。

“你的命格奇特,我一直都看不出來,可你又學得快學得好,把婆婆的本事都學去了,甚至比婆婆還要厲害,只是這條路不好走,五弊三缺……”

“要做善事,記住了嗎?”

夏卿卿狠狠點頭,哭成一個淚人,“婆婆放心,卿卿記住了。”

夏神婆的聲音漸漸虛弱,雙眼也變得渾濁,胸口隨著呼吸起伏明顯,然后漸漸消失。

突然,吊著最后一口氣的夏神婆猛地抓住夏卿卿的手,掙扎著說:“夏家要是做了什么,你要原諒他們,夏家是好人,可以信!”

“好!”

夏神婆去了,原本應該來接她的夏家人卻并沒有出現。

之前還有點忌憚的村里人,漸漸的變成了肆無忌憚。

夏卿卿的苦難也開始了。

回憶似乎都帶著幾分苦澀。

忽然感覺肩膀被拍了一下,夏卿卿轉過頭,疑惑地看著夏云然。

夏云然特別受不了她的眼神,純凈!

好像別人多說她一句,都會有罪惡感。

但他還是硬氣心腸,警告道:“我已經知道你是個什么樣的人,回去之后你最好不要讓我發現你有什么小偷小摸的行為!”

夏云然說完之后,本以為她會害怕甚至求饒,卻沒想到在她臉上看到了錯愕和不可置信。

“還有,聽說你總是嘴里不干不凈的,回去之后不要亂說話!”夏云然不看她,自顧自道:“否則,你就去孤兒院吧!”

夏卿卿了悟,頷首示意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她對夏家的期待,已經在這兩年里磨滅了,也不想反駁和自證。

她只想完成她的目的,找到爸爸媽媽。

轉過頭,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

他們已經到了海市,外面是高樓林立的鋼鐵叢林。

閃爍的霓虹,巨大的廣告牌,萬家的燈火,都是夏卿卿沒有見過的,她看得目不轉睛。

二十分鐘后,商務車駛入了一個高級的住宅區。

開進最靠后的一座宅子里面。

車門打開之前,夏云然猛地抓住夏卿卿的胳膊。

再次強調,“記住我剛才的話!”

直到夏卿卿點頭,夏云然才松開手下了車,雙手插兜晃晃悠悠地與迎面而來的管家擦肩而過。

“夏小姐,我是夏家的管家夏和,你可以叫我和叔,這邊請。”

管家大約四十多歲,他說話時便順手接過了夏卿卿剛提在手里的蛇皮袋。

除了剛看到她一身道袍,梳著發髻的樣子有點吃驚之外,夏和的表情始終都沒有變化。

夏卿卿抬頭看到夏和后,眼中閃過一絲情緒,“和叔你好,家里有人生病嗎?”

夏和以為是夏云然告訴她的,輕輕嘆了口氣,“是夫人,走吧,我帶你進去。”

說著,牽著夏卿卿的手走進了巨大的三層高的主宅。

客廳里很熱鬧,夏卿卿走進去后,笑聲、說話聲都停了下來。

一路回來都對她愛答不理的夏云然懷里正靠著一個眉眼彎彎,笑容甜美的女孩。

另外的兩個人是一對中年夫妻,男人看起來非常儒雅,女人溫柔端莊,夏卿卿的目光掃過女人坐著的輪椅,明白她就是夏和口中的夫人。

大約是被病魔折磨久了,女人非常削瘦,臉上是不健康的青白色。

除了一起來的夏云然,其他三人,每個人看向她的神情都不相同。

松開夏和的手,夏卿卿走到中年夫妻面前,雙手抱子午訣對兩人行禮,“我是夏卿卿,叔叔阿姨好!”

兩人還沒說話,夏云然懷里的女孩卻“撲哧”一聲笑出聲,“果然是山里來的,怎么行禮都不懂!”

夏華安畢竟是夏神婆的義子,明白夏卿卿是在非常正式地拜見他們,微微側目給了女兒一個警告的眼神。

那女孩吐了吐舌頭,一副天真爛漫的模樣。

白舒招手讓夏卿卿走近,拉起她的手拍了拍,笑著對夏華安說,“這孩子,還真是客氣!”

夏華安笑著附和,“很有禮貌的孩子。”

白舒帶著點歉意道:“卿卿是嗎?阿姨當時出了車禍,這才耽誤了去接你的事情,這兩年你受苦了,以后就當這里是自己家。”

那女孩也仿佛什么都沒說過,自然地笑道,“太好了,這樣家里就不止我一個女孩子了。”

夏卿卿微微歪著頭,打量著坐在輪椅上的白舒好幾眼,像是確認了什么后,從布兜里拿出一個折成三角的黃符給白舒,“阿姨,拿著這個可以保平安!”

夏云然神色一凜,怒沖沖道:“夏卿卿,我在車上怎么說的你忘記了是不是!”

白舒微微皺眉,“云然,你是不是欺負妹妹了?”

“什么妹妹?我只有婉婉一個妹妹,她算什么東西?”夏云然想到自己在夏家村聽到的話,激動地站了起來,“你們都不知道,她就是個偷雞摸狗的掃把星!”

“啪!”夏華安一巴掌打得夏云然趔趄一下。

夏云婉驚得捂住了嘴,眼中卻閃過一絲幸災樂禍。

“你的教養去了哪里?未知全貌,不予評價!你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嗎?”

夏華安沒想過兒子竟然會對剛見一面的小女孩有這么深的誤解。

夏卿卿本就是夏神婆托孤給他的,他晚了兩年去接人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如今自己兒子還說出這種話,夏華安面對夏卿卿有種深深的自責。

挨了打的夏云然識時務地閉上了嘴,心里對夏卿卿的反感卻提升了一個檔次。

這小孩的外表太有欺騙性了,不能讓爸媽被她迷惑了!

白舒心疼地摟住夏卿卿,“別理他,這就是個混世魔王,這個符我會好好放著的。”

夏卿卿在夏云然罵她的時候,微微白了臉。

聽到白舒的話,她心中升起些許暖意,下意識道:“貼身放著,洗澡都別拿掉。”

“好!”白舒明白丈夫為何生氣,搖了搖頭不贊同地看了兒子一眼,“走,我陪你去你的房間。”

白舒坐的是電動輪椅,不需要人推,“我生病之后房間就換到了樓下,我把你的房間安排在了我隔壁。”

一間全部都是粉色裝飾的房間出現在夏卿卿眼中時,她卻步了。

這是……她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