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豪門丑小鴨,直播算卦救全家 > 第20章 結婚嗎?做姐妹的那種

晚飯時,夏卿卿拉住白舒的手,悄悄問她,“阿姨,我可以養寵物嗎?”

白舒還沒開口,恰好聽到的夏云然冷冷道,“我們家不許養寵物,婉婉對動物毛過敏!”

“婉婉對毛茸茸的東西都過敏,抱歉了卿卿。”白舒揉了揉她的臉,眼中都是歉意。

夏云然經過被噤言的事,說不怵是假的。

但在他心中,怵就是怕了她。

男子漢大丈夫,認輸絕對不行。

思考一天后,從之前的動輒炸毛,變成了高冷小中二。

可兩人都沒發現,聽到他們的話之后,夏卿卿反倒松了口氣。

“不能有毛,我懂了!”點著頭,開始認真的干飯。

這時,夏云天快步走了進來,一臉的風塵仆仆。

他剛要開口叫夏卿卿,夏云婉率先發現了他,一臉驚喜地跳到他的懷中,“二哥,婉婉想死你了,你都好久沒回家了!”

夏云婉嘟著嘴,委屈地搖著他的胳膊。

被她這一打斷,夏云天也咽下了要說的話,揉著她的發頂,一臉憐愛,“怎么瘦了,上課很累嗎?”

夏云婉顯擺地對夏卿卿說:“卿卿,這是我二哥,二哥最好了!”

“二哥好!”夏卿卿的招呼堪稱敷衍,此刻什么都不如干飯重要。

夏云婉有些不滿。

白舒一個月沒見兒子,此時看到他自然非常高興,“云天,快來吃飯!”

心里一直惦記著事情,夏云天這頓飯吃得味同嚼蠟。

甚至都沒有發現,母親的臉色比一個月前好了許多,更沒有發現四弟的沉默。

飯后,在全家驚訝的目光中,夏云天跟著夏卿卿進了房間。

夏云婉的臉色瞬間一沉,“我去寫作業了。”

回到房間,夏云婉才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一把將桌上的作業本全都掃到了地上。

而另一邊的夏云天,已經將上面批準營救的事告訴了夏卿卿。

“這是你要的東西,要我怎么做,你說!”

只要不是今晚上月球,他都有能力搞定。

“現在還早,等我直播結束。”說罷,也不管夏云天怎么想,直接開始直播。

因為下午的事,直播間瞬間便涌入了近萬人,且人數還在增長。

【這就是把虐貓那男的送進警察局的主播?】

【順著熱搜來的】

【靠不靠譜啊?這主播怎么還是個小孩?】

【我從主播第一次就在看了,先別管靠譜不靠譜,你就說瓜好不好吃吧】

沒辦法卻又無聊好奇的夏云天拿出手機,找到了她的直播間,關掉聲音開始看現場。

“大家好,我是卿卿,可以解決尋人找物,算命捉鬼等各類麻煩。”

“今天下午還有一個福袋沒有發出,現在看看誰是這個有緣人吧!”

【我忽然覺得,有緣人不好做啊!】

夏卿卿看到這條視頻,要發福袋的手頓了一下,“這位網友說得不錯,我這里是解決麻煩的地方,因為今晚就一個福袋,如果不是緊急重要的事情,也可以先不搶。”

福袋發出,秒搶。

合著她剛才的話白說了?

月光寶盒特效之后,連接接通。

ID名甜甜圈,是一個笑容羞澀的女孩,算得上明眸善睞。

“小主播你好,我叫李麗,我男朋友剛向我求婚了,能不能幫我看個好日子。”

她說話時撩了一下頭發,網友直接炸了。

【建議主播切斷連線,我有一位單身狗朋友說他遭到一萬點暴擊】

【無中生友?】

【你們夠了!我是來吃瓜的,不是來吃狗糧的】

【小姐姐你剛才撩的不是頭發,撩的是我的心】

【嘔,麻煩把說土味情話的叉出去,我正吃晚飯呢,吐.jpg】

李麗看到網友的評論,心里非常開心,但她又有點擔心主播年紀太小,根本就聽不懂她的意思。

“訂婚的日子嗎?把你男朋友哦,把你未婚夫的照片私信給我。”

夏卿卿的改口,被所有人好評。

李麗也放下擔憂,直接拿起手邊的相框,給她看,“是結婚的日子,這是我們上周拍的。”

照片上看,兩人算得上是一對璧人。

只是夏卿卿看到照片后,笑容微斂,還皺了下眉頭。

【呃,主播一皺眉,我有個預感……】

【樓上,我跟你一樣】

【你別說,你還真別說,她每次皺眉,都有事】

“你今年23歲?和男朋友認識三個月?馬上就要結婚?是對方著急結婚?”夏卿卿每句話都是疑問句。

李麗臉紅了,“你可真厲害,都說對了,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短,但我覺得他就是我的真愛,靈魂伴侶的那種。”

“他雖然比我大一點,但是很會疼人,是那種事事有回應,又給我情緒價值,還會落到實處的。”

夏卿卿從剛才祝福的笑容變成了面無表情,“比你大13歲,就不是一點了,落到實處是給你買了房子?車子?金戒指?”

李麗卻很不屑,“這些東西,我父母都會給我陪嫁的,他給我買了姨媽巾!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男人給我買過這個。”

“我父母都很忙,沒時間管我,甚至都沒怎么問過我吃飽沒有,穿暖了嗎,可是我男朋友不一樣,他對我真的很好!”

夏卿卿暗暗翻了個白眼。

【一個男人急著要和你結婚,要么是有硬傷,要么是有不硬的傷】

【樓上的,我懷疑你在開車】

【我天,大13歲,姐妹你在想什么?你都不擔心有老人味嗎?】

【不是!這孩子缺愛吧!姨媽巾而已,就要嫁了?】

【說有老人味的那個,感覺有被冒犯到】

【被冒犯到+1】

【所以這姑娘就要帶著豐厚的嫁妝去找一個大她13歲的男人?他們倆到底誰有硬傷啊?】

【一個有不硬的傷,一個戀愛腦,你細品】

“我只能說,他不是你的正緣,而且還克你,建議你查一下他的征信,或者查一下他手機里幾個軟件,分別是某條,某貸,某貝等。”

夏卿卿一口氣說了七八個名字。

“如果只是欠債的話,我幫他還了就是。”李麗又高傲,又傲嬌。

“如果他拿著你給的錢,給另一個——男人花,你也沒關系,如果你愿意在生了孩子之后丈夫永遠不碰你,那就當我沒說,日子你隨便選,反正都一樣。”

“我可以把月光寶盒的錢退給你。”

婆婆說了,尊重他人命運。

李麗有點懵,“什么男人?什么不碰我?”

尤其看到屏幕上齊刷刷的評論,她往身后的沙發上縮了縮,想到自己和他一起相處的日子她忽然有點想吐。

“嘔——”

【懂了,同妻】

【懂了,加一】

【小妹妹,你要不要去檢查一下身體先】

【忽然好奇她男朋友是零還是壹】

夏卿卿往前傾了一點,用手撐著下巴,小聲說了句:“零!”

【OMG!小主播居然懂】

【完了,小姑娘只能和她朋友做姐妹】

【小姐姐實慘!】

李麗吐完回來,已經不復剛才的柔情蜜意,更沒有傲嬌幫男友還錢的霸氣了。

不對,她現在更霸氣了,一掌拍在桌子上,“主播,謝謝你!”

她能接受男朋友窮,但還沒淪落到要和男人搶男人的地步。

她剛才雖然在吐,但也聽到夏卿卿給網友的解釋了。

想到……又想吐。

“也謝謝大家的關心,我和他還沒有發展到那一步,他說要留到最重要的一天,我當時還覺得他是尊重我。”

李麗現在的感覺比吃了蒼蠅還惡心,越想越氣,拿起電話就撥了出去。

“喂,爸爸!”才一開口,便委屈的哭了出來,“嗚嗚,爸爸你要給我做主,王茂他是個同性戀,想騙婚生子,還想騙我的錢!”

“嗚嗚——嗯,好的!”

掛了電話,一抹眼淚,李麗小姑娘又傲嬌了,“我爸會替我出氣的。”

“怪不得,他推薦我的面膜都特別好用,他上次和我一起刷劇,比我哭得還傷心,我還覺得感性的男人重情義。”

【別說,我有好幾個朋友是零,推薦的東西都不錯,審美也好,可惜只能做姐妹】

【還是會和你搶男朋友的那種姐妹】

【樓上的,你是魔鬼嗎?】

撐著下巴的聽她說話的夏卿卿,在李麗撩了一下頭發后,突然坐直,剛才還只是犯小人犯桃花的面相。

此刻父母宮暗淡,黑云籠罩。

“你現在馬上打電話給你父親,讓他先來接你!否則你父親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