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豪門丑小鴨,直播算卦救全家 > 第22章 解救

68直飛近五個多小時的路程,兩人十幾分鐘就走到了。

“準備好,要出去了。”夏卿卿基本都不會給對方時間反應,說完,兩人就已經在外面了。

夏云天連忙蹲下,兩人就在路邊,周圍全是叢林。

“這就已經到緬國了?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他雖然說是這么說,可叢林中的味道根本騙不了人。

“都已經這么晚了,這里還挺熱鬧?”夏卿卿好奇地伸出脖子去看。

夏云天心跳加速,卻還忍不住嘲笑了一句,“這你就不懂了吧,一個半小時的時差呢!”

夏卿卿第一次露出清澈而愚蠢的眼神,“時差是什么?”

“誰讓你不讀書,時差就是……有人來了。”夏云天看到有兩個人走了出來,雖然背光,卻也能清晰地看到兩人肩膀上背著槍。

他們現在的位置很尷尬,動一下對方就能發現,可若是不動,對方走過來也一樣會發現。

夏云天咽了咽口水,做了個決定,“我去引開兩人,你記得一定要把他帶回家,我要是沒事,到時候來找你。”

夏卿卿白皙的皮膚在黑暗中非常明顯,她有神的雙眼翻了個白眼,按住了夏云天的肩膀。

夏云天有點吃驚這孩子力氣這么大,自己居然完全不能動了。

“不會有事的,噓!”小丫頭伸出食指,做了噤聲的手勢。

夏云天屏住呼吸,看著巡邏的兩個人徑直從他們面前走過。

兩人路過時,他甚至可以聞到對方身上的汗味和煙草味。

直到兩人走遠,他才呼出口氣,不解地問道:“怎么回事?為什么他們沒有發現我們?”

夏卿卿懶得解釋,送了他一句“不可說”。

夏云天氣得直翻白眼,糊弄鬼呢!

夏卿卿攤開手,露出一直握著的國|徽,看看手心,又看看前方,似乎在確定方向。

“走!”

夏云天還想提醒她這里到處都是監控,但夏卿卿卻走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如入無人之境。

剛才還在院子里耍鬧的人,都趴著睡著了。

每個人身邊都放著槍,桌上有些白色粉末。

竟然有一半是小孩,看起來比夏卿卿大不了多少,就算是睡著了,那稚嫩的臉上也帶著兇惡。

夏云天看得眼皮直跳。

夏卿卿將他帶到一個房子前,別的房子都建高,可眼前這個是直接建在地上的。

門口原本站著的兩個人,雖然還站著沒動,卻面容呆滯看向前方。

“障眼法而已,你要找的人就在下面,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他可能不太好。”夏卿卿提醒了一句。

夏云天做了幾個深呼吸后,將門打開,臺階是通向下方的,原來這是個地下室。

下面燈火通明,各種刑具掛在墻上,一個全身血淋淋的男人被兩根鐵鏈吊著,茫然地看著突然出現的兩人。

“斌哥!我是云天!”夏云天看到那人,眼睛都紅了。

肖斌含糊不清地道:“云天?你怎么來了?他們怎么了?”

剛才正在拷打他的人,突然就躺地上了,肖斌不知發生了什么,可他怕這是對方的詭計。

夏云天顫抖地伸出手,都不知道該碰他哪里,肖斌一只眼睛已經瞎了。

肚子上有個洞一直在流血。

“別管這些人了,我來救你!”

夏云天顫抖著將他從鐵鏈上解下來才發現,他的兩支胳膊都以奇怪的方式掉下來。

“卿,卿卿,這,斌哥他,不會死吧?怎么辦?我沒有帶急救的東西。”夏云天哭著看向夏卿卿,可他并沒有抱任何希望。

夏卿卿確實有點為難,這個人幾乎和廢了沒什么區別,能活著其實都很令她吃驚。

大概是對方想從他口中知道什么。

“你把他放平。”夏卿卿拿出一張符塞到肖斌的手里,抓住他的胳膊,按了回去。

夏云天發現,肖斌的傷口已經不流血了,精神也比剛才好了。

“斌哥,我們帶你回家!”夏云天說著就要抱起肖斌。

卻被他緊緊握住了手,“證據,我搜集的證據也要帶回去。”

“好,你說在哪里,我們去拿。”

肖斌被抱著,指了方向,在一個角落里拿到了裝著證據的U盤。

夏卿卿打開鬼道前,給兩人身上放了符,又塞了一塊木牌在夏云天的身上,“一會他可能會暈過去,不論發生什么,看到什么,你就只管往有亮光的地方走,記住!”

肖斌太虛弱,又流了那么多的血,一定會吸引惡鬼過來。

夏云天還不明白她的意思,就被拉進了鬼道。

不知為何,夏云天感覺到那些鬼影比來時多了,而且溫度也比剛才要低。

他胳膊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后背發涼。

更讓他驚訝的是,不知何時,夏卿卿的手中握著一柄木劍,她稚嫩的小臉充滿威嚴,警惕地看向四周。

肖斌確實如夏卿卿所說,進來幾分鐘之后便暈了過去,要不是還有溫度,夏云天都以為他死了。

“桀桀,鬼道里居然有血氣,是生人!”

“可以飽餐一頓了!”

“我想要那個身體!”

“吃掉有功德的人,不知道我們會不會增加功德,桀桀……”

夏云天和肖斌身上有他們自己看不到的,淡金色功德光芒,那些惡鬼垂涎著靠近。

他沒有看到任何物體,可那些聲音卻讓夏云天頭暈惡心。

夏卿卿冷漠的聲音響起,“滾!”

“一個小道士,居然這么囂張。”惡鬼聞著血氣直流口水,根本就無視夏卿卿的警告,還挑釁道:“我會吃掉你哦,小東西!”

“呵呵!”回答他的,是一道雷。

雷法,對鬼類或者說對任何陰體,都是直接壓制。

這下,將許多蠢蠢欲動的惡鬼都嚇退了。

“還有要過來的嗎?喜歡什么顏色的?紫色得好不好?”夏卿卿輕飄飄的話一出,夏云天感覺周圍瞬間沒有那么冷了。

第一次感覺,十幾分鐘那么漫長。

夏卿卿定位在海市人民醫院的門口,兩人從陰影處走了出來,“你要不要聯系一下你的領導,他傷得很重!”

也無怪乎那些惡鬼被吸引過來,就站在夏云天旁邊,也能聞到濃重的血腥味。

“他暈了沒事吧?”

“沒事,里面陰氣太重,他受不了就暈了,帶著符不會對他造成影響,不過等會做手術的時候,最好不要把符拿掉,否則我不能保證他能活著走下手術臺。”

夏云天記住了她的話,抱著肖斌跑進了醫院。

很快,幾輛警車飛馳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