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何皎皎曲東黎 > 第257章 打胎是什么很光榮的事嗎

0見到孟如云這滿目瘡痍的眼神,何皎皎深知這個老女人現在的精神狀態已經不堪一擊。

如果在這個時候說些嘲諷羞辱的話,哪怕是扇孟如云一巴掌,她也相信孟如云沒有力氣反駁……

最終,何皎皎沒有做出這種落井下石的行為。

撿起轉頭砸一條本就落水的狗,她覺得實在沒什么意思……

她只是輕瞥了孟如云一眼,淡淡的說了句,“二三十年前,我外公外婆親眼目睹了親生女兒的尸體,他們當時的心情,你現在應該是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

不等孟如云回答,她已經走進了屋內,重重的關上了房門!

重新來到了左柚跟前,看到她那失魂落魄的模樣,何皎皎就已經明白了一大半,哪怕剛才沒有聽到兩人的談話,但是幾乎能完全猜到孟如云的話……

“你怎么考慮的?”她給左柚倒了一杯水,遞到她手里,“孩子到底什么時候去做掉——”

“你別說了!”左柚突然就有些煩躁的打斷了她話,激動的叫到,“你不覺得你很冷血嗎?我最愛的男人剛剛才過世沒幾天,死的那么慘,流了那么多血,我天天做噩夢,我現在整個人都一團糟!你不關心這些,就一心勸我打胎流產,打胎是什么很光榮的事嗎,是你的時尚單品嗎!?”

“何皎皎,我沒有你這么幸運!當初把流產當玩一樣,流完了還能跟那個男人結婚又繼續造人!我的男人已經沒了!肚子里是他唯一的種!你要我怎么痛痛快快的做決定?”

聽到這些指控,何皎皎有些懵。

她雖然很清楚這是左柚混亂無助時的氣話,但還是別戳到了痛處。

“我這不是為你的長遠考慮嗎?”何皎皎也來了氣,大聲說到,“你現在是當局者迷,三兩下就被孟如云的金錢攻勢迷惑了是吧?”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是什么情況?你跟何安修沒有領結婚證,你現在連‘寡婦’都算不上,在法律也沒有資格繼承他家的財產!”

“還有,如果你執意生下孩子,是個女兒他們不要怎么辦?”

聽到這里,左柚忍不住插了一句,“何安修沒死的時候,我跟他一起去查了,我肚子里是個男孩……”

何皎皎再次被噎住。

“所以,你什么意思,你是早就打算要要嫁進何家了嗎?你真的愿意做我仇人的兒媳婦?!我給你說的那么多都是狗屁嗎?”她恨鐵不成鋼的反問。

左柚低嘆了聲,“那段時間,何安修對我真的很好,看他那么期待孩子的出生,我當然是朝那方面想過的,就迫不及待的讓他找私人醫生給我驗了血,查了孩子性別,心想著如果是個男孩,孟如云會不會就同意我們結婚了,沒想到一查就真的是男孩,我還開心了好幾天,誰能想到開心之后就是晴天霹靂的噩耗……”

“男孩又怎樣?”何皎皎繼續給她潑冷水,“孟如云這種貨色,是你能斗得過的嗎?她要的只是孫子,對你沒有任何感情,完全哪你當生育工具而已!等你把孩子一生下來,連月子都不等你做完,強行把孩子奪走!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像她這種精于算計的人,絕對不會給你多少錢!”

左柚陷入沉默,“……”

“你理智一點,心狠一點!你現在不是四五十歲不能生育的婦女,是嫩的出水未婚未育的大姑娘!你的條件并不差,有美貌有穩定的工作,以后你還有很多很多的可能,”

“比如幾年后你就可能遇到一個你真心喜歡的男人,他和他的家人都能接納你,你們可以組成一個穩定美滿的家庭,生一個只屬于你們倆的孩子,孩子有爸爸有媽媽,你可以有個正常圓滿的人生,”

“但是,如果你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后,你一個未婚有孩子的女人,以后怎么再嫁?就算不結婚也可以,但這個孩子卻是你一生的牽掛,孩子也不能成長在一個父母雙全的家庭。還有個最壞的結果,你生下孩子后母愛爆棚,想要自己撫養,但孟如云不答應,強行給你搶走,你到時候找誰哭去?”

左柚再次陷入沉默,“……”

“柚子,我是真心為你的長遠打算才說這些。生孩子并不是一件小事,必須要為這個孩子的一生考慮,現在沒有成型你還可以叢決定,等真的生下來你后悔也來不及了。”

“何安修出了這個事,你的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但越是這個時候你越要冷靜,傷心歸傷心,該理智的時候必須理智。孟如云讓你做代運工具生下來,就是極其私自的行為,完全只為她一家考慮。你別為她一時的‘可憐’和給的那點錢迷了心智,一定要慎重考慮。”

左柚的心處于左右搖擺的狀態,一會兒想通了,一會兒想不通,只得勉強敷衍道,“餃子,我知道你不是在害我,孩子我也是決定要打掉的,但近段時間,我還是沒法從失去何安修的陰影里走出來,留著孩子就像他一直還在我身邊一樣……等我自己冷靜半個月再說吧,”

何皎皎聽到這些,只能暫時閉了嘴。

其實她并不是想多管閑事,最根本的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好閨蜜生下自己仇人的孫子,從此兩人的關系變得進退兩難……

“抱歉,”她嘆聲道,“我忘了你對何安修也是有感情的,不該逼你這么緊。那你自己先好好考慮幾天吧,記得我今天的話。”

“嗯。”

陪著左柚度過最難的這幾天后,何皎皎暫時跟她道別,先回別墅去。

何安修的事發生的太過突然,這四五天的時間里,她都全身心撲在對左柚的安慰里,也沒有太多的精力去管自己的感情問題。

如今再次回到別墅,看到這仍舊空蕩蕩冷清清的屋子,那種壓抑的感覺又將她整個的包圍了。

距離那個男人提出離婚,已經過去十幾天了,兩人始終沒有聯系。

確切的說,是曲東黎沒有聯系她,微信不回,電話不接,一直處于冷暴力的狀態。

如今,何皎皎連他在國外哪個角落里,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她斜躺在床,重新拿起了那份離婚協議,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