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花容江云騅 > 第446章 師父師娘
    周錦朝是被江云揚的護衛送回去的,如今他中毒昏迷,江云揚就被扣在了宮里。

新帝雖然封鎖了消息,但第二日江云揚沒有出現在朝堂上,百官還是嗅到了一絲不尋常。

江云騅被停了職,江云揚被召回卻沒有來上朝,這對忠勇伯府來說可是不妙啊。

下朝后,忠勇伯想見新帝卻被拒絕,一回府,江云騅立刻趕來問:“如何?爹可有見到二哥?”

忠勇伯搖頭,表情難得凝重。

江云揚并未犯錯,是奉旨回京的,手里還有兵權在握,按理,新帝就算想要分割兵權制衡江家,也不會這般急于對江云揚動手。

那新帝把江云揚扣在宮里是什么意思呢?

忠勇伯已多年未征戰,一時也拿不準新帝是的用意。

江云騅沉了臉,冷冷的說:“我這就進宮見陛下!”

江家滿門忠烈,對新帝更是忠心耿耿,新帝要兵權可以,但萬萬不該動江家的人。

“站住!”忠勇伯沉聲呵止,“你二哥也是見識過大風大浪的人,應該不會出什么事,你現在還沒有復職,這個時候進宮,是故意給機會讓別人彈劾你嗎?”

江云騅這些年在朝中樹了多少敵忠勇伯也是清楚的,他的鐵血手腕,幫新帝鋪平了路,自然也要承擔怨恨和罵名,越是在這種時候,越不能落了把柄。

“那些老東西,愛怎么彈劾就怎么彈劾,我又不怕。”

江云騅不以為意,剛踏出一步又聽到忠勇伯說:“你不怕我怕,你大哥走了還不到半年,你想讓我和你娘再經歷一次喪子之痛嗎?”

自古以來皇位交替,必然是要累累白骨鋪路的。

忠勇伯活到這把年紀,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但他再忠心耿耿也是人,也會有私心,他這條老命不足為惜,他可以死,但江家后人不能再出事了。

忠勇伯的話成功讓江云騅冷靜下來,他看著忠勇伯滿頭的白發和鬢邊的皺紋,心頭一沉,啞聲道:“我既代替大哥接了世子之位,便會擔起責任,好好守護江家,父親放心,兒子不會沖動,一切都會以大局為重。”

忠勇伯欣慰的點點頭,同時愈發的想念長子。

如果云飛還活著,江家應該也不會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

——

衛嫣見過江云揚以后一直心神不寧,她寫了一封信讓人送去太學院,當天卻沒有收到回信,接下來兩日江云飛也不曾來衛家找她。

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衛嫣很不安,第三日還是坐馬車去了一趟太學院,然而太學院不知為何有重兵把守,別說進去,連打探消息都不能。

江云飛肯定出事了。

衛嫣立刻得出結論,她只是深閨女子,不能為江云飛做什么,只能回衛家求衛映辰幫忙。

衛嫣剛要命馬夫回衛家,一個人影突然躥上來。

“江小公子,男女有別,你怎么能隨隨便便闖我家小姐的馬車呢?”

太學院門口都是御林軍,馬夫只敢小聲呵斥,江臨松沒有理會,盯著衛嫣看了看,而后說:“我是奉師父之命來的,師父說事出緊急,他只能將計就計,沒來得及通知你,請你不用擔心。”

師父?

衛嫣靈光一閃,問:“你拜周錦朝為師了?”

衛嫣有些詫異,江臨松的表情很不自然。

他也不是很想拜周錦朝為師,但前些時日他又被先生留堂訓斥,周錦朝幫他懟了回去,還教他法子還擊欺負自己的人,他不想欠周錦朝的人情,把隨身的玉佩丟給周錦朝作謝禮,周錦朝卻不肯要,只提出要收他為徒。

兩人不過相差幾歲,江臨松當然不樂意,但周錦朝說這樣做可以氣死葉謹之,江臨松便又答應下來。

他雖然喚葉謹之一聲姑父,但這些年葉謹之一直各種貶低打壓他,他早就不想認葉謹之這個老師了。

“是,”江臨松不情愿的承認,覺得丟臉,急急的說,“話已帶到,我走了。”

衛嫣把江臨松拉回來,問:“所以到底發生什么事了?太學院怎么突然來了這么多官兵?”

江臨松皺眉,故作高深:“這不是你一個姑娘家該過問的事。”

“我可不是尋常姑娘,是你日后的師娘。”

“你都沒過門,說著話也不怕被別人笑話!”

江臨松有些生氣,他只承認周錦朝是自己的師父,可沒說要認師娘。

衛嫣才不怕被笑話,拉著江臨松不放,江臨松被磨得沒辦法,只好全盤托出。

江云飛前兩日喝了酒回到太學院,發現屋里熏香被人動了手腳,便潛入江臨松屋里留了張字條,故意裝中毒,想引出幕后之人。

聽到江云飛早有計劃,衛嫣松了口氣,又問:“那他現在是真的昏迷還是假的昏迷?”

“當然是真的呀,整個太醫院的御醫都來給他診脈了,若是假的那可是欺君之罪,幾個腦袋夠他掉的?”

江臨松不客氣的白了衛嫣一眼,衛嫣并不在意,問:“那小公子能進去看看他嗎?”

江云揚現在是下毒嫌犯,消息雖然沒有傳出來,江臨松卻也不能隨意進出太學院,但他不想在衛嫣面前丟臉,想了想說:“你是想送東西進去吧,我可以幫你。”

“那就多謝小公子了。”

衛嫣說完咬破左手無名指,把血滴進隨身帶的瓷瓶中。

她說服不了江云飛喝自己的血,如今正好可以趁機讓他服下,如此以后就再不用擔心他犯癡病失憶了。

“你……你這是做什么?”

江臨松被衛嫣的舉動嚇到,衛嫣蓋上瓷瓶,面不改色的說:“我與你師父約定好,歃血定情,之前我已經喝了他的血,你幫我讓他把這喝下,以后我們必定恩愛到老。”

江臨松情竇未開,完全不能理解這種行為,皺緊眉頭露出嫌棄:“男兒當志在四方,如何能醉心男歡女愛?”

衛嫣沉下臉:“我怕疼的很,反正我只滴這一次血,你若不能幫我做到,壞了你師父的姻緣,后果自負。”

江臨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