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九星鎮天訣陳復生慕真 > 第一百七十六章冊封星君!

天陽星宮,挖寶隊伍浩浩蕩蕩回歸山門!

各峰長老驚嘆,這一行猶如做夢,最終他們打了個超級大勝仗,狠狠打殺了無極星宮的威風。

在弟子圈子里面,也悄無聲息發生了變動,似一場兵不見血的清洗。

陳復生仿佛成為了傳承弟子之首,讓眾多注視他的弟子的眼神充滿了某種敬畏。

天君洞府之戰,誰都能看出陳復生的作用。

甚至他反掌鎮壓了辰智淵,兵攻無極星宮各路資源地,這等恐怖的作戰能力讓人生畏,無形中顯得高不可攀!

還有韓沉與潘龍?這兩位在寶藏地猶如蒸發了,各方都懷疑他們被暗殺了!

“都安靜!”

一場表彰大會自然避免不了,資源大總管韓振親自主持。

高層臉色怪異,如此重要的表彰大會,韓南天沒來?

他們敏銳預感天陽星宮要變天了!

“這一次寶藏地之行,妖魔亂世,期間發生了的事情各方眾說紛紜,大家切勿不要聽信謠傳,要相信天星府,要相信總部!”

韓振清楚龍騎士死了,有關于他鬧騰出的風波,很快將要從淵界徹底淡化!

韓振適當性說了幾句開場白,開始頒發各類榮譽勛章。

值得一提,劉一道立了大功,挖出了驚世傳承體術,被提拔為中階星君,賜予雙系超星器一件。

陳復生躋身為傳承弟子,冊封星君。

這若是在平日里,冊封星君乃是天大的榮寵了,躋身于高層,有著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縱然陳復生并不在意星君身份,但現在得到星君印鑒,特制衣袍等等,精神依舊有些恍惚。

同樣,韓振宣布,賜陳復生聚星道丹一顆!

這引發了轟動,這份獎勵有些恐怖了,這可是聚星道丹啊,金錢都買不來,就這樣賞賜。

劉一道在心里大笑,若非韓南天猶如沒牙的老虎被囚在籠子里,無資格主持表彰大會,陳復生豈能撈到這些好處?就算有也進了韓南天的腰包里。

期間,韓雨柔得到的褒獎最為耀眼,畢竟她得到了大周鳳凰經,韓空指都極為震動。

當日,韓空指在淵城已經放出了話,韓雨柔可以冊封圣女,位同高階星君!

“再進一步就是天君了,未來別忘了我們這些窮鬼。”陳復生對著韓雨柔傳音。

韓雨柔瑩潤的眼眸白了他一眼,發出精神波動:“天君,你在這里想什么哪?周天顯圣序列,才是天君!”

“韓空指,就是天君職權!”

天君沒有品階之分了,只要是冊封天君,就可以代表圣星家族行事,號令戰王,權勢通天,也被尊為老祖!

“你再怎么說也是皇后頭銜,比不天君身份還要尊貴?”陳復生傳音笑道。

韓雨柔愣了愣,旋即唬著臉瞪著他:“行啊,等你坐上圣皇宮的主人,把我冊封皇后,我就從了你!”

“按照概率,不經意間發出的宏愿,往往容易實現。”

“哼,那好啊,實現吧,等你能成為圣皇宮的主人,你也別把我冊封為皇后了,給了妃位就行了。”韓雨柔傳音鄙視。

“那以后叫你周雨柔。”

“別給我岔開話題,你是怎么知道大周鳳凰經秘密的?”

韓雨柔氣惱傳音,這家伙一肚子秘密不往外吐。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陳復生詫異,原本他想要和韓雨柔說一說經文的來歷,沒想到她知道內情。

“因為……”

韓雨柔罕見的臉紅,主要是那些經書上的核心內容,都是男女雙修之道……

上面還提及以,和純陽之軀或者身具龍氣的體質雙修為最佳。

“小子,我發現你思想不太干凈。”韓雨柔很鄭重傳音,這小子不會饞我身子吧?

“嗯?沒聽明白你在說什么。”

陳復生愣了愣,他不清楚大周鳳凰經的篇章內容,當初若非金剛提醒還不清楚這是專屬于后宮一脈的經書。

“你就裝吧,回頭去紫光洞,哼,我在和你算賬!”韓雨柔氣得磨牙,認定陳復生的思想不太純潔。

也對他都十八了,有些正常的男性欲望不足為奇。

韓雨柔又偏頭上下打量了一下子陳復生,心里哼了哼。

“我真不知道,我沒有閱讀過大周鳳凰經,這些也都是當年傀儡告訴我的。”陳復生一臉無辜。

“真的?”

韓雨柔疑神疑鬼看了看他,有些狐疑道:“那好吧,勉強相信你了。”

“這經文上有問題嗎?”陳復生費解。

“倒也不是什么問題,則是有些修行需要你配合。”

韓雨柔說道:“你別想歪了,只是正常的能量互通之術,正好你幫我梳理梳理,把你觀星術的本事都給我用上!”

韓雨柔想去紫光洞,不僅僅為了研究正常的雙修之術,還準備看一看魂峰的鞭子神通!

近乎于道的恐怖殺伐都能避開,韓雨柔豈能不心驚。

雖然外界推測陳復生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寶物,可是韓雨柔很清楚當年黑玄施展過這門神通。

表彰大會臨近尾聲了……

期間,韓振頻繁掃視陳復生和韓雨柔,看到這對年輕男女始終在說悄悄話,不由得感慨,年輕真好。

他也知道韓雨柔的追求者可不少,而今她的修為更進一步,身份地位與昔年不同了。

如果她再進一步走向六境,將要成為大日圣宮的明珠高懸!

“好了,這一次寶藏地順利回程,大家都可以去放松放松。”

韓振大笑一聲:“思緒要回歸正常了,遠離了廝殺流血之地,身為一名合格的冒險者,該放松就放松,都滾吧!”

“放松?”

許多弟子皺眉,去哪里放松?

劉一道摸了摸大光頭,他知道韓振喜歡勾欄聽曲,他有預感如果韓振接替韓南天的位置一段時間,恐怕天星府的修行風氣將要逆轉。

……

魂峰依舊!

山巔,上百洞府云蒸霞蔚,門口的藥園子井井有條,期間能看到出入的雜役弟子。

劉一道原本找陳復生聊一聊這段時間的經過,看到韓雨柔跟著他走向了紫光洞,他偷偷觀察了一二,就沒有打擾。

“師弟到了婚配的年紀了。”

劉一道心里嘀咕:“韓雨柔的性格很好,他們倒是很適合成為道侶,不知道有沒有這個緣分。”

離開了強者所在的區域,韓雨柔較為謹慎發出精神波動。

“韓空鯨察覺到什么了吧?”“快要瞞不住了。”

陳復生發來精神波動:“你能頂得住嗎?”

“我要是頂不住,你來幫我頂!”

韓雨柔哼了一聲:“最強寶庫鑰匙,是我爺爺花費十年苦功尋來的,豈能交給其他人?”

“打住,那本應該是我的。”陳復生黑著臉。

“呵,別美死你了,那最強寶庫鑰匙,需要六境強者才能開啟,你剛破四境才多久?就算我給你也用不上。”

韓雨柔明媚的大眼睛瞟了他一眼,“對了,頂級寶庫鑰匙,你取走了什么資源?”

“拿走了一件天兵。”陳復生打開了紫光洞的外部封印。

韓雨柔捏了捏拳頭,準備在紫光洞里面和他切磋一二,讓他知道現在誰的拳頭硬。

事實上,陳復生心事重重。

他正在思考怎么和韓雨柔說,因為他惦記上了大日圣宮的圣星!

可是事后,他還能解釋清楚嗎?

況且,以韓雨柔的神兵系天賦,如果得到大日圣星的認可,那才是活見鬼,她終究和圣元玉不同。

陳復生剛剛走向古洞府,身軀陡然間發僵。

他努力壓制著暴動的情緒,傳音:“趕緊離開,快!”

“唰!”

韓雨柔衣袂飄舞,條件反射般,以恐怖的速度向外撤退。

她突兀又折返回來,美麗的面孔嚴肅,銀色大劍入手,黑金甲胄冒出遍布軀體,氣質變得冷艷。

“我讓你走,你迷路了嗎?”陳復生心急如焚傳音:“趕緊走!”

“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和爺爺交代?”

韓雨柔也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是她相信陳復生的判斷,紫光洞肯定不安全了,她豈能獨身撤走讓陳復生落入險境!

“呵呵……”

森冷的笑聲傳來,回蕩整座紫光洞。

韓雨柔聽著都毛骨悚然,如同在面臨恐怖的史前巨獸。

她突然間有些慌了,應該聽從陳復生的話,闖出去報信,韓振和數位戰王可都在天陽星宮,無非是喊一嗓子的問題!

陳復生的心神墜入了谷底,剛才他根本無法離開,主要他被率先鎖定住了。

如果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韓雨柔剛才撤出去報信,局面不至于如此糟糕。

至于紫光洞內部私挖的洞府,當年他們前往寶藏地前夕,大強已經來來回回打掃了數十次。

不是因為洞府隱藏的秘密,難不成是無極星宮的內奸?

目前,整個紫光洞漆黑如墨,濃厚的死亡氛圍從天而降,但在外部紫光洞一切照舊!

陳復生陰沉著臉,這是提前布置好的法陣,在這里守株待兔!

“真沒有想到你的反應如此之快,看來你真的非同小可,如果我猜測的不錯,道陽爐內的傳承,你應該拿走了吧?”

韓南天的身影從紫光洞之內走出,他溫文爾雅,白色長袍,如同中年文士,風度翩翩。

“雨柔啊,你和陳復生倒是情深義重,怎么平日里,也不見你和叔叔我親近親近?”

韓南天的這句話讓韓雨柔惡心的差點吐了,憤怒質問,“韓南天,你想要干什么?”

陳復生臉色陰沉,剛才韓雨柔就算走出去報信,也很難抓住韓南天的把柄,他能以做客借口搪塞過去。

現在好了,韓南天控制了整個紫光洞,切斷了他們和外界的聯系!

他也想不通,韓南天已經淪落到這等地步了,還要為難自己干什么?

“雨柔啊雨柔,最強寶庫鑰匙在你手上吧?”

韓南天掃視著韓雨柔的嬌軀,每一寸部位他都在細細觀摩,沒想到穿上黑色甲胄的韓雨柔,竟是這般冷艷嬌媚。

“你不要害怕,你生養的那么好,白白嫩嫩的,還是處子之身,叔叔怎么能忍心下手送你離開人世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