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巨富奶爸 > 第6463章 被人砸爆了頭
    天谷武胸前的肋骨被打斷了數根,已經奄奄一息。

    印昆大踏步走上前,冷眼瞧著天谷武。

    自始至終,天谷武都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

    對方為什么會向自己出手。

    “你你倒底是什么人?”天谷武口中艱難問了出來。

    印昆一言不發。

    抄起手中的袖箍,狠狠對著天谷武的腦袋砸了下去。

    將天谷武擊殺之后,印昆又在大院里其它地方尋覓了一圈。

    確認沒有留下活口,這才縱身離開了當場。

    有印昆去擊殺天谷武,趙旭相信天谷武絕對跑不了。所以,開車一直跟著那個開疫苗公司的男人。

    那男人沒去公司,而是去了一家餐館。

    剛下車,就被趙旭給挾持住。

    手中的魚腸劍,抵在男人的腰間。

    冷聲道:“要是你敢叫喊,我現在就送你見上帝。”

    男子哪里敢喊叫,被趙旭挾持進了車里。

    趙旭伸手拍了男子的穴道,將男子放在車子的后排座位上。

    坐在一旁,點燃一顆香煙抽了起來。

    朝男子的臉上吐出一口煙霧,嗆得男人一陣猛烈咳嗽。

    “你叫什么名字?”趙旭問道。

    男子回答說:“我叫邊龍!”

    “啪!”

    趙旭一巴掌抽打在男人的臉上。怒聲道:“說你的東島名字。”

    男人大驚失色,沒想到對方認出自己是東島人。

    結結巴巴回道:“五反田健!”

    “你的疫苗公司在哪里?”趙旭追問道。

    五反田健一聽,一副目瞪口呆的神色。

    他實在想不通,趙旭是怎么知道他有一個疫苗公司。

    對趙旭回了句:“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啪!”

    趙旭又是一記耳光扇了過去,將對方的牙齒打得鼻口川血,牙齒都脫落了兩顆。

    殺氣外露,厲聲道:“再不說實話的話,我將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來。”

    “在濟川街3562號!”五反田健戰戰兢兢回道。

    趙旭拿出手機用導航導了一下,果然有這個地址。

    直到將煙抽完,立馬開車按導航的線路,駛向濟川街3562號。

    到了這里,見有一家名為“田健醫藥公司!”

    立刻打電話給蘇柔。

    沒過一會兒,蘇柔接起電話,對趙旭問道:“趙旭,有事嗎?”

    趙旭“嗯!”了一聲,說:“東省、濟城,有一家田健醫藥公司。這家公司是藤原紀夫手下開的,生產一種可以令人絕育的疫苗。一旦被注射,將會終身不孕。你立刻派人來這里查一下,并搗毀這家公司。”

    “啊!”蘇柔驚叫出聲,問道:“情況屬實嗎?”

    “屬實!公司的負責人已經被我控制了。”

    “你怎么跑濟城去了?”

    “這個說來話長,你趕快派人過來吧!我在這里等著。”

    “好的!我這就與濟城的警方聯系。”

    二十分鐘之后,幾輛警車拉著刺耳的警笛聲呼嘯而來。

    趙旭見警方的人終于來了,打開車門迎上前去。

    為首的一名警察對趙旭打量了一番,試探著問道:“您是趙九先生吧?”

    趙旭“嗯!”了一聲,回道:“是我!”

    “趙先生,我們已經收到蘇警官的情報。說這家醫藥公司的負責人在你手上。”

    趙旭對著不遠處的車遙遙一指,說:“人在這里,他叫五反田健,你們好好審審他。對了,這家公司的疫苗雖然能預防流感,但負作用是可以令人終生不育。你們將這里查封后,帶部分樣品回去化驗一下。”

    “好的!”

    “趙先生,感謝你為我們提供這么珍貴的線索。”

    “不用謝!”

    為首的警長,對帶來的手下喝令道:“行動!”

    一眾警察立刻沖進了這家醫藥公司。

    很快,押出了近百名工作人員,并查封了數百箱的疫苗。

    趙旭見終于查封了這家公司,終于放心下來。樂文小說網

    對為首的警長說:“警長同志,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離開了當場。

    “喂,趙先生”

    不等他說完,趙旭已經上了車。

    開車迅速駛離了當場。

    為首的警長面露驚詫之色,喃喃自語道:“這人的身法好快啊!”

    趙旭開車回到了之前效外的大院。

    見門口停著兩輛警車。

    看來,已經被人發現報了警。

    在附近找了半天,終于找到了印昆。

    對著印昆喚道:“阿昆,上車!”

    印昆立刻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只要趙旭不向印昆詢問,印昆是不會主動說話的。

    趙旭不用問也知道,那個“天谷武”必死無疑。

    開車回到“華燦集團”,進去逛了一圈。發現寧華燦已經不在了。

    反正寧華燦會乘坐晚上的飛機離開。所以,趙旭也不急于去逮他,開車向著寧華燦的別墅駛去。

    見院子里果然停著寧華燦的座駕,說明他已經回家了。

    房間里,寧華燦接到一通秘密電話。

    驚呼道:“什么?天谷武死了?”

    “不錯!被人砸爆了頭,變得面目全非。要不是從他身上的證件辯認出他,幾乎認不出來。”

    “是誰下的手?”

    “不知道!警方已經在查,但一直沒有線索。”

    “這這怎么可能?”

    “沒什么不可能的,你要是不相信,親自去警方的停尸房瞧瞧。”

    寧華燦得知天谷武的死訊,整個人都不好了。

    天谷武可是一名高手。

    在濟城只有寥寥幾人可以與他匹敵。

    再說,天谷武剛來,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倒底誰會對天谷武下手?

    想了半天,仍然毫無頭緒。

    于是,立刻撥打了葉扎的電話,對其匯報說:“王爺,藤原先生派來的天谷武死了。”

    “他不是今天剛到嗎?”

    “是的,中午剛到!”

    “那他被誰殺死了?”

    “不知道!聽說死狀極為凄慘,被人砸碎了腦袋。除此之外,還死了不少人。”

    葉扎一聽,沉默了許久。

    對寧華燦急聲問道:“有臨城方面的消息嗎?”

    “暫時沒有!”

    “你買好機票了嗎?”

    “已經訂好了,晚上去海省的飛機。”

    葉扎聽后,對寧華燦叮囑道:“盡快離開那個是非之地,待事情平息之后再回來!”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