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羅峰顧雪 > 第1938章 高等秩序生物

羅峰追上了末法老人,此時在執法神身體的某個位置都停了下來。
只看見在這片詭異的小世界,一扇大門聳立在這里。
末法老人沒有理會羅峰,大跨步的推開了門便走了進去。
羅峰也沒有任何猶豫,跟隨進去。
前腳踏進,下一刻羅峰是眸子微縮。
在這片世界,血色濃稠的天穹宛如巖漿蠕動。
在巖漿的下方是宛如千萬藤蔓錯綜復雜形成的大腸世界。
而在大腸世界的中心,出現了一個類似子go
g的容器。
羅峰望去,赫然發現了在那子go
g有一個嬰兒。
這嬰兒體型有成人一般大小。
他卷縮著身體,陷入了甜美的夢中。
“那是什么?”羅峰感受到了這嬰兒的詭異氣息,竟是毛骨悚然。
這所散發的氣息跟羅峰之前接觸的任何生物都極其與眾不同,分明就是外來生物。
末法老人看到這東西,也是眉頭緊鎖,再也沒有了之前的那般悠然,他沉重的點頭道。
“這東西就是當年導致整個黑暗紀元凋零的罪魁禍首嗎,我以為已經隨著紀元湮滅,不曾想雛形在執法神的身體里面成長?”
羅峰問末法老人,“這東西是外來強者的話,可為何是嬰兒胚胎的樣子?”
末法老人思考回憶,神情是滿滿的恐慌。
“當年黑暗紀元,我輩強者如云,本是生機勃勃,可直到末法時代,出現了一個橫渡混度之海的神秘棺材,那口貫穿降臨大陸,竟是將整個黑暗紀元的大陸撞斷成了九大洲。”
“一開始這口棺材并沒有任何特殊之處,當年很多強者都現身此地,甚至為了這口棺材大打出手。”
“那時候的我和執法神也不過是那群屹立在巔峰云端之下的小人物,哪里資格前往查看呢。”
“后來那些強者大打出手,死傷無數,不少強大的宗門,圣地都大傷元氣,到頭來詭異的事情就發生了。”
“這口看似普通的棺材竟然在底部長出了類似于植物的根莖...”
“一開始沒人在意這個細節,直到發現附近的大陸不少生命氣息在急速衰敗,他們才意識到這棺材的東西竟然在吸食著我黑暗紀元的一切...”
“因為此事當時造成了極大的轟動,更是引出了黑暗紀元已經趁機多少的老強者一輩,經過探查他們得出了結論。”
“這棺材的東西是橫渡混沌之海的外來生物,估計是想要去往更加強大的文明之地,卻意外墜落我黑暗紀元文明。”
羅峰疑惑道,“黑暗紀元如此鼎盛的時代,竟不是他選擇終點,難道外來文明還有更加鼎盛的存在?”
“以我等文明無法預測,但是有一點是百分百可以確定的,即便是黑暗紀元鼎盛時代,也務必是第一秩序,其他文明或許還有更加恐怖的存在。”
“畢竟根據歷史記載,橫渡混沌之海的一些生物也有墜落過我黑暗紀元,一部分的文明我等都無法解讀,只因為秩序很高。”
這時候金發白眉男人開口了,他對羅峰道,“跟我所知的來看,黑暗紀元的秩序在二等作用,以往的星空窺探以及我游歷宇宙文明分析,我甚至接觸過三等,四等的文明。”
羅峰愕然,“我以為星神級已經是極限了,還有再上的存在?”
“我不確定,但是以武者的極限以及力量的桎梏來分析,其實星神級就是極限了,再上邊無法獲得超越星神力量的存在,所以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或者那些高文明的生物依靠的不是力量,而是其他的存在?”
羅峰沉默了,只是看著那嬰兒胚胎沒有說話,思考了一會兒羅峰道,“那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末法老人道,“如果讓它繼續發育下去,要是出了這地方,可能就是大災難了,我也終于弄明白了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為何紀元的更替,別說星神級存在,就是造主境也極少,正是因為這東西搶奪了不少資源,來為自己發育做準備。”
“其次,執法神不敢隨便走出浩然長城之外,或許也是擔心暴露了體內的這東西的氣息,這東西應該是得罪了某些特殊的存在,氣息泄露的他似乎會被察覺,將其仇家引過來。”
“他是在逃命!還有更加強大的存在在追殺他,”羅峰暗暗握緊了拳頭,神情凝重了起來。
秘法老人沒有回答,而是一步上前,頭頂齒輪就是切割了出去,欲要將其斬殺在此。
齒輪接觸到子go
g的一瞬間,金屬火花濺射而起,整個血色空間劇烈抖動了起來。
下一刻那嬰兒竟是詭異的睜開了眼睛,帶著洞穿時間長河的眼神凝視著這冒然進入這片空間的二人。
忽的嬰兒發出了哭泣的刺耳尖鳴。
刺耳的哭泣響起,羅峰只覺得氣血翻涌,黑神宇宙的力量垂暮了下來,這才好了不少。
“這東西竟然如此鋒利,我切割不開?”末法老人感到意外。
他幻星神十二階巔峰的存在,為的就是在這一刻打一個出其不意,卻發現即便是自己修為加上這齒輪也很難劈開,僅僅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痕跡。
“我來試一試?!”
羅峰上前一步,單手虛空就抓了出去,黑神領域擴張,一張黑色液體化作的大手猛地包裹住了那子go
g。
黑神領域本是弒星神,羅峰企圖利用這吞噬效果,將這保護層強行消化。
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羅峰也失敗了。
那吞噬性極強的是弒星神能力,也無法將其撼動半分。
二人的行為也徹底激怒了那嬰兒。
嬰兒怒目圓睜,肥嘟嘟的雙手撕扯著那層薄薄的粘稠膜。
只聽見撕啦一聲,他可怕的怪力將其拉出了一口口子。
“什么!”末法老人眸子微縮。
嬰兒跑了出來,張開笨拙的手臂將降臨到了末法老人身前,一手猛地抓住其中的手臂。
“不好!”末法老人反應極快,那飛出的齒輪射了回來就切割在了嬰兒的后腦勺上。
可這嬰兒的腦袋僅僅只是搖晃了一下,連半點傷痕都不曾出現。
這行為也徹底激怒了嬰兒,他一手抓住齒輪將其捏碎,一手死死抓住末法老人的手臂。
“咔嚓!”
末法老人的手臂被硬生生扯斷,整個人疼呼倒地。
然而就在末法老人打算重組手臂,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他竟然無法做到治愈。
“小羅峰,小心,這東西秩序太高了,一旦被他重傷無法治愈。”
太遲了,在將末法老人手臂吃進肚子的那一刻,那嬰兒血紅的眸子轉向了羅峰,呼嘯而至便是雙臂死死抱住了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