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 第4823章 驚聞
    風踏雪聽陳揚講完所有之后,久久難以回神。

    她還注意到了一個關鍵問題,道:“好像你現在走到什么地方,都會發現過往的人已經遭了不幸。難道這都是至尊命運在對你出手,想要抹掉跟你有關的一切痕跡?”

    陳揚道:“我有過這個懷疑。”

    風踏雪道:“不過我們焰陽星系的問題是幾百年前就開始了,當時至尊命運應該還沒有想過要對你出手吧?”

    陳揚道:“這我就不清楚了。因為在主宇宙里的時候,我沒有和焰陽星系接觸過,所以不知道這到底是焰陽星系的劫數,還是跟我有關系。”

    風踏雪想了想,隨后嘆息,道:“這些事情,也沒辦法去辯證了。反正事物的生長都有生滅輪回……就像你們地球,怎么都會有自己的劫數。你也不用將所有的后果都承擔到自己身上。”

    陳揚看了風踏雪一眼,道:“其實我現在不會多想什么,甚至,不太會去惋惜那些無辜生靈的死亡。生老病死,災難劫數,本也尋常。而且,我自個都過的一塌糊涂,也沒資格去憐憫任何人。”

    風踏雪感受到了他的心灰意冷,也能夠理解。但還是忍不住道:“我們只要還活著,就不能拋棄希望,因為希望是活著的意義。”

    陳揚道:“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我很清楚,只要我一暴露身份,等待我的將是無盡的劫數與災難。以前我是命運的寵兒,現在,我是命運的眼中釘。”

    風踏雪深吸一口氣,道:“我很謝謝你能夠將我當做最信任的人,你的身份關乎你的生死,但你還是將這一切都告訴了我。”

    這樣的一份信任是讓她感動的,也是絕不敢辜負的。

    陳揚微微一笑,道:“我的朋友一向不多,但只要被我認定是朋友的人,也從來沒有辜負過我。如果有一天,你出賣了我,我不會怪你。我只會怪自己看走了眼……可我也很清楚的知道,我絕不會看走眼。”

    風踏雪道:“我雖然很怕死,但比起辜負你的信任,我寧愿死。”

    陳揚忙道:“不要這樣說,任何事情都沒有你的命重要。如果不得已時,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來保全你的性命,包括出賣我。我也會諒解你,因為人只有活著,才有一切可能性。人一旦死了,就什么希望都沒有了。”

    風踏雪不禁感到內心溫暖,半晌后又道:“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陳揚道:“具體的打算,我其實還沒有。因為在做打算之前,我要先確定我家人的情況。如果她們還好好的,也許終此一生,我就這樣隱姓埋名。”

    風踏雪忍不住道:“如果你的家人都……”

    她已不忍心說出來。

    陳揚沉默了下去。

    許久之后才道:“我不知道。”

    風踏雪頓時也就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陳揚心里忍不住想,如果家人真的全遭遇了不幸,那自己要怎樣?

    報復地球,報復宇宙,報復命運嗎?

    不,他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去濫殺無辜。

    可就這樣沉寂下去嗎?

    那么自己還活著干什么?這樣隱姓埋名的活,然后一直忍受著……這樣的活著,只怕不如死去啊!

    風踏雪道:“她們一定沒事的。”

    她這話說的底氣不足。

    陳揚附和道:“是啊,一定沒事的。”

    這個話題已經不適合再探討下去了。

    之后,陳揚又向風踏雪道:“先前我去過地球,但不敢細查。其他地方我怎么弄,都不會驚動至尊命運。但關于我的家人這些,我相信至尊命運是做了很多準備的。所以,我需要幫我去查。你是我的朋友,注意到這個事情,并且查探是情理之中的事兒。”

    風踏雪道:“我一定給你查清楚。”

    陳揚道:“你要先回到焰陽星系。”

    風踏雪道:“嗯?”隨后也就明白,道:“我懂了,我得循序漸進。如果我脫困之后,第一時間去地球,難免讓至尊命運起疑。可若我先回焰陽星系,發現家園被毀,然后再想起你來,這就是順理成章了。”

    陳揚點頭,道:“不錯,是這個道理!”

    商定之后,風踏雪便朝焰陽星系而去。陳揚也一直跟隨,風踏雪的儲物法器里擁有一片森林,他隱藏其中,至尊命運絕計尋不到。

    又半年之后,風踏雪終于順利的回到了焰陽星系之中。

    盡管陳揚已經跟風踏雪說過焰陽星系的情況,她也有了心理準備。但當她看到家園殘敗之時,還是覺得傷心難過。

    在焰陽星系待了幾天之后,風踏雪便朝地球而去。

    這么多年了,風踏雪的修為始終還是停留在造物境九 物境九重巔峰,距離半圣還是一步之遙。

    數十天之后,風踏雪也終于順利的來到了地球上。

    這一刻,陳揚的心是激動的,同時也是惶恐的。

    風踏雪進入地球之后,很快就來到了天洲之中。

    到了天洲,第一時間便去拜訪了大康皇朝的皇帝。

    大康皇帝如今的皇帝叫做祖三千。

    祖三千是長生大帝帝玄安排的。

    在主宇宙里時,大康皇朝后來的皇帝也是祖三千。

    祖三千面對風踏雪這樣的絕世高手自然也是不敢懈怠的,況且當初的靈尊大戰中,風踏雪也是前來幫了忙的。

    祖三千隆重接待了風踏雪,風踏雪則是開門見山,道:“皇上,我這次前來是想見見我的一些老朋友。”

    當是時,宴會之上,大臣陪飲,歌姬,舞姬極盡妖嬈,可謂歡聲笑語不斷。

    祖三千呆了一呆,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不大自然,道:“不知道風姑娘口中的老朋友是指?”

    風踏雪便道:“我與陳揚乃是生死至交,我說的老朋友自然說的就是他!”

    祖三千便道:“風姑娘,你走后不久,陳揚先生和軒皇也一起離開了地球。從那之后,他們再也沒回來過。“

    風踏雪馬上問道:“這都是多久的事情?”

    祖三千道:“都是靈尊大戰之后不久的事情,距離現在也有三百多年了吧。”

    風踏雪道:“三百多年都一直沒回來,難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祖三千苦笑,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陳揚先生他們都是一等一的神通之輩。他們的蹤跡是我們這些人難以揣摩的。”

    風踏雪想了想,道:“那陳揚的家人和朋友呢?比如洛天瑤姑娘,藏龍真人,玄天愁,水飄香,藍紫衣等等?”

    祖三千臉色頓時變了。

    風踏雪吃了一驚,道:“難道出了意外?”

    祖三千掃視周圍一眼,然后嘆了口氣,道:“這個事情說來有些話長。”

    陳揚就在風踏雪的儲物法器里,此時目睹祖三千的神情和語態,心兒頓時無限下沉。

    一種難以言說的恐慌在心底蔓延出來。

    準確的說,是恐懼!

    是恐懼的夢魘!

    祖三千隨后道:“風姑娘,此處不是說話的地。不如……”

    風踏雪點頭。

    之后,祖三千快速結束了這場宴會,然后帶風踏雪到了偏殿之中,并布下了結界,且屏退了所有宮女與侍衛。

    兩人相繼落座。

    祖三千先道:“風姑娘,可否告訴我,你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

    風踏雪反道:“你這么問是什么意思?”

    祖三千道:“事情很復雜,我不知道你是來跟陳揚先生敘舊,還是有其他的目的。”

    風踏雪道:“我能有什么目的?我的家園已經被毀了,整個宇宙,舉目無親。我來這里,就是想和老友敘舊。”

    祖三千道:“陳揚先生一直沒有回來。”

    風踏雪道:“這一點你已經說過了,所以我想向你打聽他朋友的情況。也許你不清楚的,他的朋友卻是知道的呢?怎么,這個問題很為難你嗎?”

    祖三千道:“不是為難,只是我不想姑娘你卷進這個復雜的事情里來。我這是為了姑娘你好!”

    風踏雪不由冷笑,道:“那還真是謝謝皇上你了,不過你我似乎沒有什么交情。你只管說,我只管聽,至于之后要怎么做,那是我的事情。”

    祖三千便道:“好吧!”

    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眼前這個祖宗。

    當下便道:“洛天瑤,藏龍真人,玄天愁,水飄香,藍紫衣,包括露絲……”

    說到這里,他卻是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風踏雪心兒一緊。

    陳揚只覺自己已經難以呼吸。

    他感覺心跳得極其之快,噗通噗通,快要跳出胸腔。

    “你倒是說啊!”風踏雪怒道。

    祖三千深吸一口氣,道:“還有……沈墨濃,陳念慈,莫語,小艾,軒轅雅丹,秦寶兒……全部都死了。”

    風踏雪嬌軀劇震。

    陳揚頓時如遭雷擊……

    差點就暈死過去。

    之后便是大口喘氣,又覺眼前金星亂冒,難以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