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兄,當真能讓我們帶一些回去嗎?”
李塵緣顫聲問道。
葉青云頭也不回。
“隨便摘吧。”  
這隨便的語氣,就像是在送大白菜一樣。
可這院子里的,明明都是外面無比罕見的天材地寶啊。
太豪橫了。
這就是世外高人的風范嗎?
愛了愛了。
“多謝葉兄!”
李塵緣趕緊道謝。
然后和師弟師妹們開始采摘院中的天材地寶。
雖然葉青云說了可以隨便摘,但他們三人哪里敢真的隨便摘啊?
不要命了?
這么多的天材地寶,人家能送點給你們,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
自己還是要知道分寸的。
于是乎,李塵緣三人根本不敢多拿。
只采摘了一些青元草,又小心翼翼的摘了兩枚七葉朱果。
至于那樹上的先天玄果。
李塵緣三人只是看了看,沒有敢去摘。
太珍貴了。
他們三人不敢去動如此珍貴的天材地寶。
有青元草以及七葉朱果,他們已經很滿足了。
三人樂得鼻涕泡都要冒出來了。
葉青云剛好吃完。
回頭一看這三人抱著一捆青草,捧著兩枚西紅柿在那傻笑。
“這三個家伙不會真的腦子有問題吧?”
葉青云如此懷疑。
“你們這么客氣做什么?來來來,我給你們多摘點。”
葉青云倒是很大方。
又多給李塵緣三人摘了幾枚西紅柿,還割了一大捆韭菜,挖了幾個大蒜頭。
“給你們帶回去嘗嘗。”
葉青云把東西塞給了李塵緣。
李塵緣受寵若驚。
“葉兄太客氣了,我們受不起啊。”
葉青云擺擺手。
“有什么受不起的?這么點東西而已,拿著拿著。”
見葉青云這么熱情,李塵緣也不敢拒絕,只好收下了。
“多謝葉兄。”
徐靜兒悄悄拉了拉李塵緣的衣服。
“師兄,咱們拿這么多東西,是不是有點太失禮了?”
聽徐靜兒這么一說,李塵緣立馬也反應過來了。
“確實,我們不能白拿這位高人的東西,怎么著也該回點禮才行。”
李塵緣想著,摸了摸自己的錦囊。
“我就帶了點精元丹出來,沒其他東西了。”
徐靜兒“我帶了紫霄劍,要不然”
“不行呀,紫霄劍可是師尊送你的生辰之禮,不能輕易送人吧?”
趙望春皺眉道。
徐靜兒猶豫了一下,還是把紫霄劍拿了出來。
“紫霄劍雖然珍貴,但能比得上高人送給我們的這些東西嗎?”
這句話,讓趙望春頓時啞口無言。
紫霄劍確實珍貴,但和葉青云所贈的這些天材地寶比起來。
確實是不值一提。
李塵緣又看向了趙望春。
“我記得你前些日子尋得一塊天月石,也拿出來吧。”
趙望春有些舍不得,但還是把一塊銀色的石頭拿了出來。
三人把東西湊在一起。
“葉兄,我等無以為報,這些便算作是回禮了。”
“我等自知東西粗陋,入不得葉兄的法眼,還望葉兄莫要嫌棄。”
李塵緣有些不好意思。
實在是這些東西太寒摻了。
根本拿不出手。
  他們很擔心葉青云瞧不起這些東西。
但這已經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有價值的東西了。
“好,我收下了。”
葉青云直接收下了,一點也不矯情。
見葉青云如此隨和,絲毫沒有嫌棄他們的意思,李塵緣三人心中那叫一個感動。
這才是世外高人的風范啊。
舉手投足之間,絲毫讓人感覺不到壓力。
反倒是如沐春風,分外舒服。
“葉兄,我等告辭了,日后再來拜會。”
“好說好說。”
李塵緣三人沒有久留,帶著一大包東西匆匆離去了。
他們要趕緊回到玄劍宗,把這里的一切稟報給宗主。
距離浮云山數百里之遙的玄劍宗。
此時,玄劍宗的宗主徐長風正在發愁。
他的手里,是一封請柬。
“三宗會武,這一次提前了足足兩個月,這可如何是好啊?”
徐長風滿面愁容的說道。
他的夫人沈秋蘭站在一旁,也是有些擔憂的望著自己夫君。
“公孫越這老家伙,前些日子剛剛突破。”
“陳公望上個月也出關了。”
“他們兩人的修為,都已經超過我了,此番三宗會武,我玄劍門只怕是要被他們兩家徹底壓住了。”
徐長風語氣凝重,嘆息連連。
而他口中的公孫越和陳公望,乃是九靈宗與太昊門的宗主。
玄劍門、九靈宗以及太昊門,便是天武王朝之中最頂尖的三大宗門。
三宗每隔一段時間,會舉行三宗會武。
說是切磋交流,實際上是在爭一個高低強弱。
若是以往,徐長風自然是不懼的。
但是現在,公孫越和陳公望修為都有所突破。
反倒是徐長風,修為停滯多年,始終沒有進展。
本來三人境界相當,可現在徐長風被落下了,他哪里有底氣去參加三宗會武?
“夫君,要不然就推掉此次會武吧?”
沈秋蘭出言道。
徐長風搖了搖頭。
“豈能這么容易?若是推掉的話,我玄劍門在天武王朝還如何立足?人人不都得說我玄劍門怯戰嗎?”
沈秋蘭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就在這時。
“宗主,大師兄他們回來了。”
有弟子前來稟報。
“讓他們過來吧。”
“是!”
很快,李塵緣三人進來了。
三人臉上都是帶著興奮之色。
“你們三個,去追殺那兔妖,怎么這么快回來了?”
徐長風皺眉問道。
李塵緣“師尊,我們沒有追到兔妖。”
徐長風怒了。
“那兔妖殺害了本宗弟子,你們三個居然讓它逃走了?”
“師尊,那兔妖的事情先放在一邊,您看這些東西。”
李塵緣趕緊把自己三人帶回來的東西呈了上去。
徐長風一看之下,整個人當場愣住了。
一旁的沈秋蘭也是呆若木雞。
各種天材地寶。
而且數量還不少!
“這這這些是你們帶回來的?”
徐長風吃驚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師尊,這都是我們帶回來的!”
李塵緣有些驕傲的抬起了頭。
徐長風雙手顫抖了起來。
這些天材地寶,不說其他,單單是這青元草,就足以讓他的修為有所提升啊。
“這些,你們是從何而來的?”
#每次出現驗證,請不要使用無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