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沈傾司禦寒 > 第686章
人打暈了,也捆起來了,就連嘴里都塞了半截衣袖防止他咬舌,秦九洲此刻的狼狽模樣實在太慘了,但是在場的幾人誰也笑不出來。
秦家兩個手下問道,“沈小姐,我們家九爺他,他這算好了嗎?”
“當然不算,哪有那么容易?”沈傾揉揉眉心,也覺得煩悶。
從她診斷出來的脈象結果里,秦九洲這回給她和自己下的同生蠱是改良的,作用實在霸道,一旦被種下,沒有解開的辦法。
這也就意味著,秦九洲會代替她承受同心蠱的噬咬直到死去......
否則無解。
真要是這樣,一條人命的債,怎么還?
秦家兩個手下是知道兇險的。
準確來說,當時秦九洲讓周老改良同生蠱并且執意做出這個決定時,他們就從周老口中聽說過,最壞的預想就是沒有解法,死路一條!
當事情沒有真切發生時,總會留有一絲天真的希望和慶幸。
直到這層希望和慶幸通通被打破。
“意思是,九爺沒救了?”秦家的手下面面相覷,臉色發白,有個忠心的這會兒都快哭了。
明明人還活著,可卻被宣判了死刑一般,只能眼睜睜看著秦九洲昏睡中都因為痛苦而緊皺的眉頭,這種無力感,籠罩在幾個手下的心頭。
沈傾沒多說,但心里已經有了決斷,有些思路捋一捋,就已經清晰多了。
紅葉道,“小老板,我們先離開這里吧?”
司御寒帶著人走了,司憐月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司家所有人全都撤離,先前直升機的影子也早就看不見了。
但紅葉沒忘記,這座山上還有一群棘手的人,要是再遇見可就不妙了。
沈傾卻搖頭,“不,再等等。”
等什么?
紅葉隱隱有個猜測,但是又不太敢確定,直到十幾分鐘過后,幾道越野車碾碎一地碎石和土塊的聲音轟轟朝著他們而來。
秦家的三個手下當機立斷站起身,手也摸上了后腰的槍,這是一個保護的姿態。
幾輛越野車裹挾著一陣沙塵穩穩停在了十米開外。
車上下來的人,正是臉色扭曲的黑袍人,以及一個依舊風度翩翩看著正人君子模樣的謝懷遠。
看著沈傾這副等人的姿態,謝懷遠有些驚訝,挑著眉笑道,“喲,小表妹,你特意等我呢?”
明明這里不止沈傾一個,明明來的也不止他一個,他卻偏要說得這么狎昵曖昧。
讓不知道的人聽了,還以為有這么不可言說的感情成分呢。
沈傾露出一絲被惡心到了的嫌棄表情,但很快恢復正常,開門見山道,“你們大費周折安排這一切,不就是想跟我談條件?現在我來了,你最好有話直說,我可沒那個耐心聽你放屁。”
謝懷遠笑容微微一頓,再度看向沈傾的眼神有些復雜,笑意里藏著淺淺的嘆息,“你果然和我想的不同。”
又是一句屁話。
沈傾冷笑一聲,轉身就走,紅葉立刻跟著,但沒有轉身,而是一邊倒退跟著沈傾一邊警惕著謝懷遠等人。
秦家的手下也機靈懂眼色,背起秦九洲跟著離開。
黑袍人見狀,氣得都快要發飆了,狠狠剜了謝懷遠一眼,意思是:“你他媽能不能搞得定!”
謝懷遠苦笑著投降,喊了沈傾一句,“談談吧,有關于我們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