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無雙小神農 > 第1章 夜晚小村里的羞澀女孩

莃盛夏七月,石林村。

“小東哥,你在后面盡管用力。”

“好,那你扶住不要動,我要用勁了。”

“嗯,小東哥你開始吧。”

二十一歲的葉蕊蕊雙手緊緊扶著小電驢的車龍頭,屁股微微朝后撅起,保持姿勢不動。

她的小臉白嫩精致,白色短袖藏不住身前挺拔的風姿,藍色牛仔褲包裹的雙腿又直又長。

被她稱作“小東哥”的林東,二十五歲,高大帥氣,此刻正站在她屁股后面,做好了發力推進的準備。

“一、二、三!推!”

林東雙手抓住車屁股,用力將掉進灌溉渠里的電驢往上推,葉蕊蕊負責扶住車龍頭,兩人配合下,電驢被順利推到了村路上。

“蕊丫頭,下次不會再走神把車開溝里了吧。”

林東笑著說道。

他給在鎮上星悅酒店當保安的父親送完東西回來,路上遇到了這事。

“下次不會了,謝謝小東哥,”葉蕊蕊沒有馬上騎車,猶豫了片刻問道,“小東哥,村里人說的……你那方面的事,是真的嗎?”

林東沉默地點了一下頭。

十天前的晚上,他下班后來到街上,正常過斑馬線去對面小飯店,碰巧看到了女朋友崔嵐的身影。

崔嵐邊過馬路邊看手機,沒有注意到一輛老頭樂突然闖紅燈撞過來,他及時推開了崔嵐,自己卻被撞中下身。

去了三家權威醫院檢查,結果都是“嚴重壞死”。

肇事者逃之夭夭。事后自己慘遭崔嵐分手。消息不知為何還傳開了,弄得鄰村的人都知道。

葉蕊蕊在省城醫科大學學醫,放暑假才回的村,應該是這幾天聽說了自己的遭遇。

“小東哥,你可是為了救她才出的事啊。”葉蕊蕊忍不住為林東鳴不平。

“不提那個女人。”

林東只覺得崔嵐惡心。

自己舍身救她,她在醫院看完檢查報告后,不是安慰,而是當場以自己無法人道作為理由,冷漠地宣布分手,扭頭走人。

過分的是,第二天自己就看到她和上司成雙入對!原來她以前就綠了自己!

“嗯嗯,不提她。”葉蕊蕊深深看了林東一眼。

小東哥在兩年零七個月后,終于恢復單身了。

葉蕊蕊說道:“小東哥,你病根的治療……能不能讓我試試?”

“沒用的,三甲醫院的醫生都說治不好。”

林東神情苦澀。葉蕊蕊一片好意,但葉蕊蕊只是醫學生,愛莫能助。

“我想試試,”葉蕊蕊神色堅定,“我想到了一個方法,對你的康復興許有用。”

興許有用,這四個字讓林東本已死寂的心,終于又生出了點企盼。

“什么方法啊?”林東連忙詢問。

“這個……我先保密,”葉蕊蕊俏臉紅了,羞怯地說道,“小東哥,晚上八點半我在老橋上等你。”

林東知道那座橋已經廢棄了,沒人走,晚上那兒一片漆黑,摸黑干點啥事都行,別人不會知道。

“好。我一定到。”

林東應道,剛要離開,便看到一輛嶄新的紅色奔馳行駛過來,停在自己和葉蕊蕊面前。

“喲,這不是我前男友么?”

一個戴著遮陽墨鏡的女人,下車后朝林東嗤笑,正是開車準備去親戚家的崔嵐!

林東變得神色冰冷。

崔嵐咯咯咯笑道:“沒想到才十天,你我境遇已經天差地別。你永遠當不了男人了不說,還被孫少開除出公司!哪像我,孫少特意送了輛奔馳給我,對我又寵又愛呢。”

林東知道“孫少”就是崔嵐的出軌對象,這人名叫孫正龍,鎮上年產值過億的金山茶廠的老板兒子。

自己三年前省農業大學畢業加入這家茶廠,負責茶苗繁育,崔嵐也是茶廠員工,自己付出滿腔真心對待崔嵐,付出努力認真給孫正龍打工,到頭來卻慘遭這對男女的恣意玩弄!

想到這,林東呼吸加重,捏緊了拳頭。

“呵。”崔嵐目睹林東的反應,嘴角泛起冷笑。

上次公司全員會議,林東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曝光了她的事,害她顏面盡失,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丑!

她不會錯過羞辱林東的機會。

“林東,怕你不知道,你那兒壞掉了的消息,就是我傳出去的!”

“對了,那晚你在街上碰見并且救了我,其實當時我沒在逛街,是要過馬路去酒店找孫少開房!龍紋套和潤滑油我都帶上了。”

“你!”林東胸膛劇烈起伏,怒聲說道:“我救你不如救條狗!”

崔嵐擔心林東要打人,連忙上車,開車躥出去十幾米后才將頭探出車窗,大聲喊道:

“說的什么屁話!我讓你救了嗎?那是你自愿救的!”

“還有,老老實實接受現實吧,你以后一輩子都跟女人絕緣了,誰讓你不行,不是真正的男人!”

“不服氣晚上來鎮上星悅酒店3306號房,我在床上張開腿等著你證明!”

……

崔嵐駕車揚長而去,林東站在原地,一臉悲憤。

只因身體的這處致命缺陷,才遭崔嵐這般侮辱!

如果自己能復原就好了!

“今晚一定要治好小東哥。”葉蕊蕊讀出了林東臉上的憤怒和無奈,心疼自己暗戀了三年的男人,在心中暗下決心。

……

晚上八點二十,林東提前十分鐘走到了村里的老橋上。

月朗星稀,晚風吹拂,蟋蟀在叫,螢火蟲在飛,林東坐在橋邊,將手機放在一旁,心不在焉。

不到兩分鐘,葉蕊蕊戴著頭盔騎著一輛踏板小摩托過來了。

“蕊丫頭,你的辦法是什么,現在能說了么?”

林東馬上帶著期待問道。

“小東哥,這里不會有人打擾我們,我先問你句話。”

女孩低頭羞澀地將白色短袖的領口往下拉。

頓時一道誘人的雪白深壑,在摩托車的燈光下清晰可見,帶著Q彈躍入林東眼中。

“好看嗎?”女孩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