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無雙小神農 > 第11章 打屁股

有葉小葉有錯也是真認,老老實實說道,“是姐姐的一個朋友身上發生的事,和姐姐、和林東你無關。”

姐姐的那個朋友叫蘇雅,以前因為劇烈體育運動撕裂了處女膜,好像是昨天深夜和交往了半年的男朋友第一次在酒店開房,男的看過后認定蘇雅不是處女,戀愛期間欺騙了他,出言辱罵。

蘇雅怎么解釋都沒用,愈發被罵,見不被信任,沒慣著男的,直接分手走人。

今天傍晚蘇雅和姐姐電話聊天,談論了這事,心情有些憤憤不平。

所以姐姐才會在搜索框里,輸入“處女膜沒了以后,和男朋友交往,男友真的會非常介意嗎?”進行搜索,想知道有類似遭遇的女孩子是怎么放平心態的,好幫助蘇雅。

是她魯莽過頭,看到搜索記錄后,直接認定林東騙走了姐姐第一次,還不肯負責,姐姐擔心以后的男朋友會十分介意自己非處。

“犯錯就要挨罰,葉小葉,我得讓你長點教訓了,不然下次你還敢罵我禽獸、變態男。”

林東覺得很有必要對葉小葉進行一番調教……不,管教了。

“你敢!”

一聽林東要罰自己,葉小葉立即不干了,小虎牙兇巴巴地露了出來。

“我還真敢,”林東笑了笑,“忘了你答應我的事么,我提任何條件你都得履行,伸出你的手掌……”

話到嘴邊,林東臨時改了主意,更改道:“撅起你的屁股,我要打你屁股五下,略施薄懲。”

“你你你!”葉小葉急得小臉通紅,“你無恥!”

“那就五下變五十下?”林東笑著問。

“我葉小葉說話算話,你打吧。”

葉小葉哼哼道,走到床邊,雙手撐住床沿,上半身彎下去,將屁股撅起來。

林東說干就干,來到葉小葉的屁股后面站定,啪地一下,不輕不重。

穿著牛仔短裙的葉小葉,不出意外再次出現了臀浪。

雪白筆直的雙腿緊緊并攏著,愈發讓翹臀突出和顯眼,仿佛就是在鼓勵身后的林東進行猛攻。

啪,啪。

林東又拍了兩下。

再要拍時,已經羞得滿臉通紅的葉小葉再也受不了屁股上麻麻酥酥的感覺了,預感再下去,自己會發出羞恥的聲音,會忍不住死死夾緊雙腿。

這肯定要被林東這頭禽獸看笑話。

葉小葉馬上選擇跑路。

林東不慌不忙跟上去,來到外面的水泥坪上,朝正準備騎小摩托逃跑的葉小葉說道:

“五下我只打了三下,你半途放棄了,算作沒有履行約定,所以……那個條件還在。”

葉小葉僵住了。

林東不管提什么條件,自己都得履行,再過分的都是。讓林東打五下屁股,這其實算可以了,起碼不是很變態,自己能接受。

如果這次不履行完,下次林東提的條件萬一是和自己親個嘴、摸自己一把胸呢?

這家伙絕對能干出來這事。

“我讓你再打兩下便是,你來吧。”

葉小葉雙手扶住車龍頭,再次在林東面前撅起了飽滿的翹臀。

可保持了這種羞人的姿勢都快十秒鐘了,葉小葉都沒見林東有所表示,葉小葉急了。

“你快些到我后面來啊!”

“不來了,”林東欣賞完美色,賤賤地笑道,“我等著你履行下一個條件不香嗎,比如下次完全可以打你五百下屁股啊。”

一頓勉強溫飽,和一頓吃撐的區別,林東還是分得清的。

葉小葉心里那叫一個氣啊,立即氣呼呼瞪著林東,林東絲毫沒受影響,報以微笑。

“林東,”葉小葉敗下陣來,可憐巴巴地說道,“你就打我兩下屁股嘛,讓我履行完約定,好不好?”

“不好。”林東笑著朝葉小葉揮了揮手,“對了,我已經告訴你姐姐我好了,我會繼續遵守我倆的約定,希望你也一樣。”

說完,林東轉身施施然走進了堂屋。

“真想當個言而無信的女人啊。”葉小葉小聲嘀咕。

隨即想到今晚跑來找林東算賬,卻反過來向林東認錯不說,屁股還白白被林東拍了三下,真是虧大了。

不過,好像屁股酥麻酥麻的感覺也不是太糟糕?

葉小葉立即呸呸呸,將這個想法趕出腦海。

自己又不是抖M,怎么可能喜歡被林東虐打呢。

林東大步走回了睡房,推開了衣柜門。

“辛苦蕓姐和嫂子了。”

林東示意現在很安全,面對面擠在一起的兩女可以出來了。

周蕓熠和方晴下意識都朝外面用力,結果雙雙被卡在原處。

“方晴妹子,你能往后收縮收縮,將胸回縮一些么?”

“老板娘,我已經這么做了,但……”

兩女此刻都發現出不來的原因,是她們身前規模都很大,在狹窄的空間里嚴重擠壓到了一起,已經沒法往后縮了。

“好林東,快幫幫蕓姐。”

周蕓熠朝林東求助。

林東雙手伸進衣柜抓住周蕓熠的細腰,帶著力,將對方拉出了衣柜。

“終于出來了。”

周蕓熠立即大口大口呼吸。

方晴也是這樣。

兩女身前波濤起伏,香艷春光盡入林東眼底。

這時候周蕓熠朝方晴感慨道:“看來胸太大也不全是好事啊,哈哈哈。”

“是的。”方晴也贊同。

“不過男人都好這一口,”周蕓熠嫵媚地飛拋媚眼給林東,“我說的對吧,林東。”

……

方晴害怕屈小宏惱羞成怒,拿女兒彤彤出氣,和林東、周蕓熠打了聲招呼,匆匆回家去了。

周蕓熠倒是想在睡房和林東激情云雨,偏偏酒店前臺打來電話,有客人醉酒鬧事,她得回去處理。

“林東,我已經確認你恢復了,下次見面,你可要在我身上證明你的火力有多猛,蕓姐要你……越猛越好。”

周蕓熠肆無忌憚地浪笑道。

林東點點頭。

周蕓熠走到門口突然問道:“剛才啪啪啪地打葉小葉的屁股,你過足了手癮吧?”

“哪有。”林東不肯承認。

周蕓熠笑了笑,話鋒一轉,“葉蕊蕊跟你關系曖昧,這你總得承認了吧?”

今晚如果不是藏在衣柜里聽到了林東和葉小葉的對話,她壓根不知道,葉蕊蕊和葉小葉這對極品姐妹花,原來都跟林東關系不淺。

“也沒有。”林東再度否認。

周蕓熠明顯不信,半是打趣半是提醒,說道:

“這次你能打葉小葉的屁股,下次指不定就能干出更加刺激的事情,我看葉小葉為了保護姐姐,遲早得把她自己折進去。”

“你到時候只能認真選一個,可不能姐妹花全收全要啊,村長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林東笑著打趣回去:“真到了那天,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哈哈哈,那到時候再加一個我唄。”

周蕓熠浪笑,跟林東做了拜拜的手勢,開車離開。

林東回屋,開始洗澡。

沖涼到一半,突然接到了周蕓熠的電話。

但那頭說話的人卻不是本人。

“林東,周蕓熠那娘們在我手上,你過來跟我見個面,我自會放她走,不然,我會將她摁在車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