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無雙小神農 > 第33章 嚇一跳

方晴做賊一樣,飛快將手電筒關掉了,潛意識里怕被林東和周蕓熠發現。

但轉念一想,她究竟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她被撞破好事。

想明白了后,方晴心安理得地站在路邊,等待兩人完事。

她的腳痛還能再忍忍,現在現身去找林東幫忙治傷的話,她怕嚇到了林東。

萬一將林東的功能嚇出個什么毛病來,就是罪過了。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的過去。

“怎么還有勁啊。”

方晴等了又等,還是能持續聽到林東和周蕓熠的動靜聲。

自己光聽,都聽得臉紅了。

好不容易等到兩人完事了,方晴終于松了口氣。

她沒馬上出聲,先留一點時間給兩人。

作為過來人,她也是有經驗的。

然而,接下來卻沒有聽到窸窸窣窣的穿衣、提褲的聲音。

反而是,她看到車子的后面,出現了一些亮光。

似乎是有人打開了手機上的手電筒。

緊接著,周蕓熠充斥著驚喜語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的天!林東你這是還能啊,你怎么做到的?”

方晴一下聽懂了周蕓熠的話。

源于對男人這方面能力的慕強心理,她的身體情不自禁迸發了一股火熱,在體內迅速蔓延,她忍不住并了并雙腿。

不過她人還是清醒的,知道現在必須得現身了。

不然就要再等一次了,等待的時間怕是半小時起步。

“咳咳。”

方晴低聲咳嗽了一下。

剎那間車子后面的燈光消失了,周蕓熠歡喜的聲音也沒了。

緊接著,就是窸窸窣窣響得很急的穿衣聲。

方晴啞然失笑,能想象到兩人此刻手忙腳亂的場景,倒也不急著表露自己的身份。

車后面,周蕓熠因為方晴咳嗽的這個舉動,滿腦子只剩下“完了”、“完了”。

她也是石林村人,她的車和她的聲音,村里大多數人都熟悉,所以現在她肯定被人確定了身份!

除了她事后要被人嚼舌根、罵蕩婦以外。

林東還得跟著她倒霉,名聲也會受到影響。

想到這,她馬上向林東指了指車上,示意林東趕緊躲進去。

是她欲壑難填,深夜跑來找林東求歡索愛,她不能讓林東暴露,決定直接開車逃跑,不讓目擊的村民知道她和誰野外幽會。

林東看懂了意思,朝周蕓熠搖了搖頭。

周蕓熠急了,干脆一把拉開了車門,推林東進去。

“林東,周老板,你們好了嗎?”

前方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瞬間讓周蕓熠驚慌失措了起來。

聲音的主人,竟然連林東的身份也識破了!

她無比慌張,卻聽到身邊林東輕松地說道:

“嫂子,原來是你啊,嚇我一跳。”

嫂子?

結合聲音有些耳熟這一點,周蕓熠反應了過來,脫口而出:“方晴?”

“是我。”

方晴走了上來。

周蕓熠發現真的是老熟人,拍了拍高聳的胸口,長松了一口氣,笑著和方晴感慨道:

“今晚幸好是被你捉到的奸,要不然我和林東就慘了。”

林東:“……”

方晴同樣愣住了片刻,接著才說道:“我不是奔著捉奸來的。還有就是,你們這應該叫男女單身、自由組合吧。”

“啊……對對對,”聽到方晴說自由組合,周蕓熠笑了,“晴妹子你說得太對了。”

林東此刻同樣沒有了什么拘束感,不覺得三個人繼睡房那次后,在新的地方重逢會尷尬。

他問道:“嫂子,你是來找我的吧,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有什么事,給他打個電話不就好了么。

“我的腳被蜈蚣……”

方晴講述自己出門急,忘帶手機,走到這附近時,聽到了周蕓熠的叫聲……

林東聽完后,不禁愕然。

是蕓姐太能喊,還是自己太生猛?

周蕓熠自顧自吐槽道:“差點就因為這張嘴出了事,下次干脆往里面塞個東西,不讓出聲好了。”

“誒,你們干嘛都這樣看著我?我說錯什么了嗎?”

看到林東和方晴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嘴巴上,周蕓熠疑惑了。

“沒說錯什么,”林東示意方晴道,“嫂子,我看看你腳背上的傷。”

林東接下來花費了幾分鐘,用推拿手段將毒血逼到傷口附近,再擠壓出來,便治完了傷。

方晴連聲道謝。

毒血一出來,她的痛感就消失了一大半,試著走了幾步路,發現完全不受傷口的影響了。

“不用謝,小事。”林東應道。

兩女對林東隨手展露出的醫術十分佩服,周蕓熠還想要親自體驗一下。

但她身上沒傷沒病,連痛經的毛病都沒有。

突然間她想到了可以為好閨蜜創造一次機會。

她馬上問道:“林東,你的推拿能治傷,那能豐體嗎?”

林東想了一秒,才明白周蕓熠說的“豐體”是什么意思。

目光不由自主落在對方飽滿的身前,林東選擇了好意相勸:

“蕓姐,你的已經夠用了,再升級的話,走路都會給你平添負擔。”

周蕓熠咯咯咯浪笑了起來,白嫩手指點了一下林東的額頭,說道:“你覺得夠用了就好。”

林東:“……”

周蕓熠已經知道了林東的推拿手段能夠豐體,便沒有和林東提自己的閨蜜夏沫。

自己哪怕要幫夏沫,首先也得找個機會先介紹夏沫和林東認識。

自己可拉不下臉,直接讓林東幫閨蜜。

無緣無故的,林東憑什么幫夏沫那么大的忙?

“林東,周老板,我先回去了,怕彤彤半夜醒過來。”

方晴和兩人說道,急于回家。

家里的堂屋被布置成了靈堂,女兒如果醒了去靈堂找自己,自己不在,女兒會被嚇到。

“一起走吧。”周蕓熠拉開了車門。

車上面,周蕓熠問方晴,喪事打算怎么辦,方晴直言,回去守靈到天亮,之后會有靈車運送棺材去殯儀館,捧回來骨灰盒后,便安排法事,當天就下葬。

不請人吃席,也不搞追悼會。

畢竟屈小宏臭名昭著,連人情往來都做得極差,不會有人隨禮吊唁以及出席追悼會。

對自己而言,喪事從簡也更好。

“晴妹子,你這么做已經是很體面地送屈賭鬼最后一程了,你仁至義盡了。”

周蕓熠都為方晴不值,如此有情有義,卻被丈夫折磨了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