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無雙小神農 > 第37章 監聽者

林東坐回椅子上,詢問道:“師姐打算怎么做?請覃教授出馬嗎?”

蘇雅搖了搖頭。

“覃教授說他不相信你掌握了【燃情推拿大法】,不愿意來見你。”

林東聽了,內心沒什么波動。

覃教授是覺得沒有必要來見自己一面,這很正常。

對方不愿來也好,自己不用和第二個人打交道,只需專心應付蘇雅。

“師姐,我不懂什么推拿大法,你再怎么纏著我也沒用。”

林東說完,要去打開堂屋大門。

蘇雅馬上跑過去,背靠在門上:“你要打開門,先打趴我。”

身高一米六五左右,體重最多100斤的蘇雅,林東單手就能打趴下。

只是……沒法下手啊。

“師姐,你何必這么固執呢。”

林東苦笑,坐了回來。

“林東,不是我要固執。”

“你想知道真正的原因嗎?”

蘇雅突然問道。

“還有真正的原因?”林東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想聽。

蘇雅走回林東身邊,紅著臉說道:“我……我其實是石女。”

“你不是。”

林東馬上應道。

自己知道幾天前蘇雅和男朋友分手的事。

如果蘇雅是石女,常年零欲望,不會答應和男朋友去酒店過夜。

甚至都不會談男朋友。

“我就是石女。”

蘇雅強調道,還很理直氣壯。

并且接著向林東講述:

“半年前我和高中同學確定了戀人關系,這半年的生活和我以前二十多年的生活有不同,它有了戀愛的部分。”

“可即便如此,這半年我還是沒發現自己有過欲望。”

“所以我也坦然接受了自己是石女的事實,石女只是自己沒情欲,但心理和生理都正常,如果碰到了對的人,同樣可以結婚生子。”

“我原本以為對方很愛我,所以那晚我決定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對方,哪知對方……”

林東聽到這里,表示可以了。

剩下的內容自己聽過。

“林東,你現在肯定明白我今天單獨找你的目的。”

蘇雅坐得離林東更近了。

“你想讓我使用【燃情推拿大法】,幫你治療。”林東答道。

“你愿意嗎?我很想擺脫石女,但現在只能依靠你了。”

蘇雅帶著期盼說道。

林東想了想后,說道:“治療石女,不是什么兒戲,一男一女容易出事。”

蘇雅內心一下急了。

好不容易進展到了這一步,林東即將同意施展【燃情推拿大法】,自己必須拿出招來,讓林東最終答應。

“林東,我長著嘴巴啊,如果治療期間來了感覺,發現把持不住,我告訴你讓你停下來不就行了?”

怕這樣說還不夠,又增大了勸說的力度:

“你如果還是擔心,我可以請蕊蕊過來當監聽者。”

“蕊蕊加入進來,她不尷尬么?你不尷尬么?”

林東疑惑地問道。

“你是醫生,我是病人,我尷尬干嘛。至于蕊蕊,蕊蕊也是學醫的,相信我,她能理解的。”

蘇雅說完,馬上開始給葉蕊蕊打電話。

很快,葉蕊蕊騎著小電驢來了。

蘇雅將葉蕊蕊迎進屋,再次將堂屋門關上。

然后拉著葉蕊蕊去了另外的房間,悄咪咪地說了一些話后,才回到堂屋。

“林東,蕊蕊已經知道我倆準備做什么了,她同意在一旁協助。”

“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蘇雅說道。

林東同意了。

葉蕊蕊也點了點頭。

很快林東和蘇雅進了客廳,準備在沙發上完成治療。

而葉蕊蕊在堂屋,隔著打開的房門準備聆聽動靜,發現異常就及時制止。

蘇雅這是第二次來林東家的客廳了,進來后直接躺到了沙發上,等著林東上來。

林東在開始之前,提醒道:“蘇雅,你只要感受到了情欲的出現,馬上告訴我。”

蘇雅點了點頭,又期待又高興。

自己終于能夠見識到覃教授說的失傳了三百多年的瑰寶醫技了!

這門醫技非常有價值,自己作為體驗者,能獲得不少的知識,受到很多的啟發。

這對從事生殖醫學的自己而言,絕對是一次難得的求知體驗。

“覃教授認為來見一趟林東不值當,林東沒有強大的本領值得他重視。如果他知道真相的話……”

蘇雅不禁暗自替覃教授可惜。

“蘇雅,我們開始了。”

有過給崔嵐施展的經驗,再對同為女人的蘇雅施展,林東的推拿動作很順暢。

幾分鐘下來,林東進行到了第26個穴位。

“還沒任何反應嗎?”

林東朝坐得筆直、如同旗桿的蘇雅問道。

換成情欲正常的女人,此刻已經是臉頰桃紅,眼睛中帶著柔情蜜意了。

這也是為什么上次自己要打暈崔嵐。

不打暈,推拿還沒到第72個也就是最后一個穴位,崔嵐在前期就會情欲爆發,和孫正龍激烈糾纏。

那樣是在成全兩人的魚水歡。只有完成一整套推拿,【燃情推拿大法】才能讓兩人爆體而亡。

“嗯,還沒有。”

蘇雅很正常地應著林東。

“現在呢?”

又過了幾分鐘后,林東再問。

此刻進行到第43個穴位了。

推拿已經過半。

再冷淡的女人,這會兒也應該會有所反應了。

但林東沒捕捉到蘇雅有。

蘇雅的身體沒有輕顫,口中沒有呻吟發出,眼睛也很明亮。

“還是很正常。”

蘇雅應道,悄然調勻了呼吸。

第44,第45……

一直到了第58。

“蘇雅,有情況了一定告訴我。”

林東再度提醒。

到了第58個穴位,除了真正的石女,幾乎沒女人能毫無反應。

蘇雅好像真的沒有騙自己,確實是石女。

“嗯,我會的。”

蘇雅口齒清晰地應道,悄然將體內的一點異樣壓了下去,忍住了身體的悸動。

既然是一次求知體驗,自己肯定要努力堅持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