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蕭北辰 > 第1229章 終歸詩酒田園(大結局!)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冷汗,直流!

    活佛只覺全身都掉進了冰窖里,驚悚的恐懼感席卷全身,讓他窒息得心臟都停跳了似的。

    太害怕了,導致身體哆嗦的很厲害。

    哆哆嗦嗦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蕭北辰把這一切都看在眼里,冷哼道:“抬起頭來。”

    活佛這才抬頭,看見蕭北辰的眼神后,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對不起!蕭北辰,這都是我的錯。是我之前有眼無珠,太狂妄自大。我不該一直壓著大夏,我更不該因為自私一次次的壓制大夏的武道發展。我罪孽深重。對不起啊!!”

    嘭嘭嘭!

    活佛瘋狂磕頭求饒。

    “既然自覺罪孽深重,那就入地獄去吧!”蕭北辰淡淡開口。

    明明是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話。

    然而說出口的時候,卻分明帶著神靈法旨的力量一般,讓活佛無從拒絕。

    他驚駭的發現,自己的意志竟然失控了,一點點的自殘而死。

    他想控制。

    卻控制不了!

    最后自己殺死了自己。

    活佛,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至此,世界盡頭涌現出來的所有人,全數而亡。

    整個西天海,響徹著天宮臺子弟們歡呼雀躍的聲音。

    他們彼此擁抱,喜極而泣。

    他們發瘋的吶喊著,宣泄著自己的興奮。

    然后,他們吶喊著蕭北辰的名字。

    蕭北辰慢慢的轉過頭,看著西天海上的興奮人群,嘴角終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無比燦爛!

    從來沒有一刻,像這會兒這般的輕松。

    咳咳!

    蕭北辰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鮮血忍不住從嘴角流淌出來,面色也變得很慘白。

    旁邊的女帝攙扶了一把,卻沒說什么。

    慢慢的,蕭北辰抬起頭,看向蒼穹星空,喃喃自語:“二叔,嬸嬸,你們還好么?”

    “闕老,我做到了。”

    “媽媽,爸爸。我沒讓你們失望。云嵐氏的重責,我都完成了!”

    “還有大夏的無數同胞們,我答應過你們的事情,我身為大夏北皇的這份責任。都做到了。愿這人間,人人如龍啊。”

    他笑了。

    然后就哭了。

    “補天神女前輩,巫神前輩,法老前輩。你們在太古時期未做到的事情。如今我都做到了。你們,在天堂可以安息了。”

    說完這句話,蕭北辰再也忍不住一口大血噴出。

    然后直挺挺的栽倒在女帝懷里……

    ……

    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戰,決定人間走向的戰爭。

    也是五年前的太古時期就開始了的絕世戰爭,終于在這一天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這一天,很特殊。

    紀事于大夏四十二年,六月十六日。

    注定了,這是一個被載入史冊的日子。

    在西天海之上,引領人間強者決戰惡魔一族的英豪們,都會被歷史銘記。被后世傳頌,彪炳千古。每一個參加過這一戰并且為守護這片土地奮斗過的人們,也都載入史冊。成為后世人類瞻仰學習的榜樣,成為砥礪后世前進的動力。

    人類五千年,薪火傳續,莫過于此了。

    人會死,但人類的精神,生生不息。

    每次人類遇見磨難,總會有英雄出世,帶領人類走出磨難,走向更光輝的未來。

    但有一件事兒,卻是人們無法回避的存在。

    雖然這一戰過去了很久,但是那道高懸天空的天門,卻始終還在。

    并未合閉。

    它,仿佛在等待著什么似的。

    ……

    距離這一戰過去了足足半個月的時間。

    這一個月里,人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天宮臺統御人間一切武道。

    九龍旗,就是天宮臺的象征。

    非但插滿了大夏,也插滿了西域。甚至插滿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這面九龍旗,便成了砥礪人類前行的動力。

    這一天,西天海之上,很遙遠的地方。

    世界盡頭的世界之門里面,慢慢走出來兩個人。

    一個胡子邋遢的老人,一個拿著冰糖葫蘆的小女孩。老人的年紀已經很大了,手里拿著一個羅盤,仿佛是個風水師。每到一個地方,老頭兒總要拿出自己的羅盤比對測試一番。

    而那個小女孩不過六歲,卻對外界的一切嗤之以鼻,只顧著吃手中的冰糖葫蘆。

    其實在很早的時候,他們就出現在這里了。

    只不過一直沒出現罷了。

    他們看見了整個西天海之戰。

    離譜的是,他們明明看見了這一戰的浩瀚壯闊,卻連眼皮都沒眨一下。仿佛早就習慣了這樣的事情似的。

    咔嚓!

    小女孩咬了口手中的冰糖葫蘆,在嘴里咀嚼起來,含糊其辭的說著話:“爺爺,魔帝都死了,你還倒騰這羅盤搞毛。丟掉去吧。它沒用了。”

    老人呵斥道:“你個小丫頭片子知道個屁。這是祖傳的玩意兒。若不是這羅盤,我能測算出蕭北辰會斬殺魔帝?我能測算出那么多事兒?我能和補天神女說那樣的話?”

    小女孩不以為然:“過去的事兒有什么好說的。好漢不提當年勇,你別總活在過去的光輝之中。做人要往前看。”

    看著小女孩這般人小鬼大的樣子,老頭兒竟然說不出話來,最后歪著腦袋道:“也是。這么說的話,這羅盤的確沒什么用了。”

    小女孩大喜:“那你還不快丟掉它。”

    老頭兒很是不舍,“就讓我最后為蕭北辰測算一卦吧。”

    說著,老頭兒就老神在在的開始測算,一邊把控著羅盤,一邊在嘴里念叨著什么咒語。

    小女孩歪著腦袋看了好一會兒,等老頭收手后忍不住問道:“測算出什么了?”

    老頭兒皺眉道:“不應該啊,奇怪奇怪。”

    小女孩道:“奇怪什么。”

    老頭兒道:“我是上界來的,這羅盤也是上界的法器。按理說可以測算出下界的一切。哪怕蕭北辰的天命來自上界,但只要他人在下界,我就應該能測算出來的。這一次,竟然玩脫了。”

    小女孩狐疑道:“會不會是你太老了,不中用了?”

    老頭怒了:“放屁。測算這玩意兒,越老越妖。”

    小女孩猛的指著那羅盤:“那就是這羅盤壞掉了。”

    老頭很生氣:“你不懂就別瞎說,吃你的冰糖葫蘆吧。”

    小女孩還就真的不搭理老頭了,自顧自的吃著冰糖葫蘆。

    老頭喃喃道:“難道……蕭北辰的命里歸宿,終究不在這下界?不行,我得搞清楚,走走,我們去找蕭北辰。”

    一聽蕭北辰,小女孩立馬眼睛放光:“這個可以有!走啊。”

    ……

    人間,變了樣。

    西域,樓蘭古城。

    云嵐氏的人回到這里。

    云嵐霸,云嵐鶴,云嵐夜,云嵐十九夜,巴格達,珠婆婆,云嵐西樓等人都在。

    今天是半月一次的上香時間。

    往常,云嵐氏供奉的是云嵐闕畫像。

    現在,這畫像改成了蕭北辰的。

    蕭青天看著高懸在大殿前方墻壁上的兒子畫像,再看著無數云嵐氏的大佬進門上香。不由得沖一旁的云嵐十九夜道、“小爺,北辰還在呢。我們這樣供奉他的畫像不合適吧?”

    這話有道理的。

    蕭北辰還這么年輕。

    就被掛在墻上……不太像話啊。

    云嵐十九夜倒是不以為然:“這是云嵐氏所有人的心愿。你就別瞎操心了。我看著就挺好……”

    云嵐西樓這時候也走了過來,很興奮:“沒錯,我外孫這么牛逼,就該裱起來掛墻上。”

    蕭青天:“……”

    ……

    北涼,都城大殿。

    大伙兒同樣在這里上香。

    墻壁上裱著的畫像,便是蕭北辰。

    陳玉瓊,武龍舞,阿良,十三姨,陸國棟等等大佬都來這里上香。

    十三姨十分欣慰:“真沒想到,經過兩年的時間,世界上竟然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咱們的小師弟,成了人間唯一的神。我北涼,出現神明啦。”

    陳玉瓊深深道:“是啊。誰能夠想到,當初那個小師弟,竟然一躍成為了萬古神明。”

    武龍舞道:“我師弟,牛逼。”

    阿良淚水涌流:“王爺,牛!”

    就這時候,南宮夜帶著安若雪等一群老熟人走了進來,神色嚴肅道:“來,我們一起給小師弟上柱香,遙祝小師弟幸福美滿!”

    ……

    西域佛都。

    如今已經被花百葉所主宰。

    他們也在上香。

    花西子,花弄影,花百葉,古格王等等大佬,此刻都上香。

    花百葉帶頭道:“我們一起,給大夏北皇上香。遙祝北皇幸福美滿。”

    ……

    大夏太清城,皇宮之中。

    以唐紫月為首的無數人,聚在這里,舉行祈福典禮。

    所祭拜的,自然是大夏北皇。

    唐紫月,雅莉,趙山河,濮陽玉,九尾天狐等等人都到場。

    唐紫月帶頭:“我們一起上香,遙祝北皇幸福快樂。”

    唰!

    數萬人跟隨。異口同聲。

    “遙祝北皇幸福快樂!”

    聲勢浩大的典禮終于結束。

    雅莉忍不住上前問唐紫月,“國師。你可知道北皇去了哪里?”

    唐紫月搖頭:“不知道。”

    雅莉還是多問了句,“你在故意隱瞞?”

    唐紫月搖頭苦笑:“你我認識多年,同生共死。我真沒隱瞞你。”

    雅莉嘆息:“那還真是奇怪了,整個天下人都在找北皇。可就是找不到。”

    ……

    未名城。

    道門總部,遷徙到這里。

    大伙兒還是上香祭拜。

    領頭的是夏青凰,還有玉東青玉清揚,以及趕過來的魔女,陳閣老,陳妃,武玉顏,玉浮屠,紅蓮,月羽畫,月天輪,千道雪,慕容星,千太文。李布衣,白月歌,綠袍兒,金桐,拜月,陳魔,朱雀,白玉京,陳昊天,陳嬌雅,陳明,葉古川,葉丹彤,玉蝴蝶,阿龍等人。

    祭拜的規格和人數都超過了太清城。

    夏青凰帶頭行禮,“給北皇上香,遙祝北皇幸福美滿。”

    無數人紛紛跟隨,異口同聲。

    “遙祝北皇幸福美滿。”

    典禮結束后。

    陳妃走上來問夏青凰:“你可知道北皇去了哪里?”

    夏青凰搖頭:“不知道。你們該去問玉浮屠。”

    于是,無數人圍著玉浮屠。

    “玉浮屠大人,你知道北皇去了哪里么?”

    玉浮屠十分窘迫:“我還真的不知道。”

    眾人:“……”

    ……

    千山雪域也舉行了典禮。

    武帝城的典禮,比較浩大。

    很多人來到這里了。

    皇甫珺領頭。

    皇甫靜,皇甫云到場。連蜀山的陳玉樓,葉君白都來了。

    還有夜族的大供奉慕容霞,星月大供奉慕容虹也來了,夏山圖,高貴妃等人都到場。

    “遙祝北皇幸福美滿!”

    典禮結束后,慕容霞問了句:“皇甫珺,你可知道北皇去了哪里?”

    皇甫珺搖頭:“不知道。”

    ……

    大夏各個地方都在這一天定時舉行典禮。

    上京之地,華西之地,華中之地,淮東之地,東照天府等等地方。

    但要說最有人情味的,還是淮東的地方。

    最鼎盛的,是中海市。

    這是紫禁宮最初誕生的地方,也是九龍盟的前身。

    這一天,無數給老人聚集中海,進入中海蕭氏府老宅,進行上香典禮。

    劉琪,張傲雪,張梁,宋九嶺,宋玉顏,韓北川,韓雨琛,龐青云,李鐵拐,陳國華,茅玉貞,陸靜修,陸亮,陳子凌,劉青云,陸恒,霍香珂,宮修月,華云峰,朱炳祥,茅小峰等人。

    “遙祝北皇幸福美滿。”

    所有人異口同聲。

    他們是最早跟隨蕭北辰的人,但是后來因為能力的問題,沒能跟隨蕭北辰更進一步,也沒辦法跟隨走的更遠。心中多少還是很遺憾的。不過他們知道了在西域發生的事情后,卻感到無比榮幸。

    能伴隨北皇,與有榮焉。

    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在找蕭北辰,卻沒有找到。

    似乎,沒人知道蕭北辰去了哪里。

    ……

    其實,蕭北辰不是故意躲起來不見人。

    而是受了重傷。

    由女帝調養照看。

    中海蕭氏府老宅旁邊不遠的地方,有一處荒山。山頂上有一處非常破舊的茅草屋。

    這里鮮有人至,但是茅草屋周圍卻種上了稻谷,還有菜園子,甚至養了一批雞鴨鵝之類的家禽。十分的綠色。

    門口有一棵古槐樹。

    古槐樹下有一口井。

    一個青衣絕美的女子蹲在古井旁邊殺雞。

    雖然動作非常生澀,卻很有耐心。

    處理好后,便在旁邊生了一個火爐子,開始熬雞湯。

    沒過幾下,香噴噴的味道就傳了出來,在山間彌漫。

    如果有人在這里看見這青衣女子的外貌的話,只怕會驚掉下巴。

    不是別人,正是大夏帝后。

    不,現在應該說是人間帝后。

    人間只有一個帝后,夏夢瑤。

    堂堂帝后,竟然在這里做起了殺雞煮湯的工作。

    也不知道誰有這樣的福分……

    咳咳咳!

    房間里傳來一聲輕輕的咳嗽聲。

    聽這聲音就知道,主人的病情很重。

    俄頃,腳步聲就從房間里面傳了出來。

    只見一個穿著大紅色旗袍的高挑絕美女子,攙扶著一個重傷的青年,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

    若外人看見這兩人,只怕會嚇個半死。

    這紅衣旗袍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女帝。

    而這男子,便是全天下都在找的北皇。

    蕭北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bsp;蕭北辰面色慘白,氣息奄奄,整個身體都幾乎靠在女帝身上了,才能勉強的往前走著。

    不過蕭北辰的興致卻很不錯,跟一個普通窮苦人家的孩子似的,一邊聞著雞湯的香味,一邊很留戀:“好香啊。帝后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帝后抹了把臉上的黑灰,洗干凈手,給蕭北辰盛了碗雞湯:“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你嘗嘗啊。”

    蕭北辰連忙接過手,大口的吃了起來。

    “好吃好吃。”

    沒兩下就吃了個精光,還重新要了一碗吃了起來。

    帝后表示很詫異:“真的假的哦?我之前熬雞湯你都說很難吃的。我試試。”

    帝后自己嘗了口,直接吐了。

    好難吃!

    這簡直不是人吃的啊。

    她猛的去搶蕭北辰手里的碗,“別吃了。這不是人吃的。”

    蕭北辰卻不肯松手,繼續吃著,含糊其辭道:“那也要看是誰做的。沒事。”

    帝后看了有些心酸,癡癡的看著那個男子。

    吃完雞湯,蕭北辰精神好了些,坐在院子里和兩個女人說了好一陣子話,然后就疲憊不堪。

    蕭北辰吃力道:“女帝,我想去躺椅上睡會兒,曬曬太陽。”

    女帝沒說話,攙扶著蕭北辰到邊上的躺椅上。

    沒兩下,蕭北辰就呼呼大睡。

    帝后忍不住道:“女帝,他最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問出這話后,帝后有點想哭,眼睛都紅了。

    女帝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帝后啞聲道:“現在外邊的人都以為蕭北辰是神靈,覺得他無所不能。卻沒幾個人知道,北辰西域之戰后,身體每況愈下,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如今人間達大道完整,天道降落。我的修為也達到了九星仙帝大圓滿。可是……對蕭北辰的病癥卻毫無辦法。”

    說著說著,帝后就淚水滑落:“他不是神么。神怎么會生病?”

    女帝道:“我用大預言術看過,看不出來。”

    帝后納悶:“怎么會這樣?”

    女帝搖頭:“我的大預言術只能看穿人間的事情。但小北是天命。我看不出來。但我能夠預感到,有人或許知道。小北自己也應該知道,但他就是不說。”

    帝后沒說話了,只是看著那個疲憊蜷縮在躺椅上的青年,愣愣出神。

    就這時候,一個紫衣女子趕著一群鴨子走了進來。

    神瞳女。

    聽見了兩個人的對話,神瞳女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最近有兩個人在附近觀望,每次我要靠近他們,他們就開溜,神神秘秘的。”

    帝后道:“什么人?”

    神瞳女道:“一個小女孩,一個老頭子。”

    帝后道:“把他們抓來問問不就知道了?”

    神瞳女苦笑:“事關北辰的生死,你以為我不想啊。可這兩個人的實力好強啊。不在魔帝之下。”

    這話一出,帝后和女帝同時站了起來。

    什么?

    不在魔帝之下?

    開什么玩笑啊。

    人間只有兩個神。一個是魔帝一個是北皇。

    魔帝被干死,人間就只剩下北皇一個神了。

    竟然又憑空冒出來兩個神?

    這還了得?

    頓時,三女都十分緊張。

    萬一對方來者不善……

    她們都不敢想。

    就這時,兩個腳步聲傳來。

    拿著羅盤的老爺爺,吃著冰糖葫蘆的小女孩。

    兩個神?

    三女驚呆了。面色變得十分警惕。

    “別慌別慌,我們沒惡意。”老頭兒立刻表明態度。

    女帝主動往前走了一步,仍舊十分警惕:“你們什么人?”

    老頭兒道:“我沒有名字,這是我孫女,也沒名字。”

    三女:“……”

    老頭兒笑道:“當初魔帝從上界墜落下界的時候,我們孫女倆也被連帶下來了。殃及池魚屬于是。雖然我們是神靈,但戰斗力不行的。你們別慌啊。”

    女帝這才松了口氣,“那你們來這里做什么?”

    女孩吃著冰糖葫蘆,道:“不是我要來的啊,都是我爺爺非要來找蕭北辰的。這一切和我沒關系的。你們有什么,找我爺爺清算就是了。”

    說完,小女孩走到邊上,赫然把自家爺爺給賣了。

    老頭兒臉色都紅了。

    這妮瑪哪門子的孫女?

    太坑了啊。

    調整好情緒,老頭兒道:“我是個占卜師。對占卜測算很感興趣。我測算過蕭北辰的命運,有些疑問。后來,我一直在研究這件事兒。直到剛剛見到蕭北辰的病癥,我才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因。”

    帝后聽聞這話,就忍不住問了起來:“什么原因啊?”

    老頭兒沉聲道:“蕭北辰開天命后,便激發了天門。上界一直在召喚他。他的命,不屬于這里。如果強行留在這下界,生命就會枯竭。天命不可違,就算蕭北辰的修為達到了神境,也不可違抗天命。他應該回到上界,就可以活下去。”

    這話一出,三女驚呆了。紛紛轉頭看著蕭北辰。

    原來如此啊!

    她們都是超級強者,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因。比對自己所知道的信息,知曉這老頭兒說的不假。

    特別是女帝,忽然明白過來。難怪自己的大預言術都看不出原因。

    原來蕭北辰開了天命,便要回歸上界。

    只是,蕭北辰這就要走了嗎?

    一股說不出的悲涼,在三人心中蕩漾。

    “糟老頭子,你多嘴說那么多干嘛。讓我過幾天安生日子不行么。”蕭北辰忽然從躺椅上跳了起來,一把就掐住老頭兒的脖子。一副要拼命的樣子。

    老頭兒連連咳嗽,“我曹,你別啊。你這樣瞞著你的女人是不道德的。我這也是無心之失才說出來的。啊啊啊……”

    蕭北辰終究松開了手。

    因為小女孩竟然跑過來死死咬住蕭北辰的手。

    沒辦法啊,只好松開。

    再回頭的時候,卻發現三個女人用很幽怨蒼涼的眼神看著自己。

    “蕭北辰!”帝后一跺腳,有些生氣:“你是不是打算瞞著我們,然后陪著我們度過最后的時間死在下界啊?”

    蕭北辰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是有過這樣的想法。

    “難怪那天在西天你開天命之前問我,如果你要離開世界我會如何……”帝后這才想到當初那句話的意思。當時他以為蕭北辰說的是如果戰死會如何。

    原來不是……

    蕭北辰早就知道了……

    忽然,帝后淚如雨下:“可我當時就告訴過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天下之大,心安才是歸處。你要去上界,我陪你去!”

    神瞳女道:“我也去。”

    女帝點頭:“正好,我去上界看看蘇閉月。找她聊聊。”

    蕭北辰忽然痛心疾首。

    沒立刻回答,而是轉頭看著外面的田園山野,眼神里露出無比留戀的神色。

    “三千年讀史,無外乎功名利祿;九萬里悟道,終歸詩酒田園。”

    “我真的累了,好想就這樣,在這里,了卻殘生。至于上界的種種,至于生死……我……”

    說到最后,蕭北辰長嘆。

    老頭兒很緊張的道:“你別啊。你要是掛了,這三個女娃子怎么辦?人家都為你這般了。你舍得讓人家守寡啊?”

    蕭北辰看著三女,很不是滋味。

    小女孩說了句:“你還是不是男人啊。累,累個錘子。你才二十二好吧?你看我,都五千年了,還沒長大呢。”

    蕭北辰苦笑,“我沒下決定,這不是在這里思考嘛。你們別急。”

    “行,那就去上界。正好,我也去看看。”

    老頭兒笑了:“這就對了嘛。這才是真男人。走啊,越早越好。不然你生命枯竭,上去了就是找死。”

    小女孩催促:“快點啊。”

    蕭北辰跑進房間,拿出手機,遞給老頭兒:“你給我們拍張照片,留念。”

    隨后,蕭北辰往躺椅上一躺,沖三女招手:“來,我們一起合影。”

    三女站在蕭北辰身后。

    個個天姿國色,人間仙子,滄海明珠。

    老頭兒拿著手機蹲下身,卻皺眉:“你們這樣顯得太過生疏了。你是男人,摟著她們不行么?”

    蕭北辰:“非要這樣?”

    老頭兒:“這是你在人間留下的最后一張照片,不得重視點?”

    蕭北辰想了想,“也是。”

    下定決心后,蕭北辰也不客氣,左手摟著帝后,右手摟著女帝,將兩人摟在懷中,感受著火熱的嬌軀。

    不對啊。

    還一個。

    老頭兒終究是專業人:“那個神瞳女,你在蕭北辰前邊,躺在他大腿上就好。”

    神瞳女照做。

    老頭兒在手機屏幕里看見:蕭北辰年輕帥氣,左右手摟著兩個國色天香的女子,大腿上還躺著一個。非常的驚艷,美好。

    “這就有點幸福美滿的味道了。一家人。以后生崽了,可以飽滿。”老頭兒笑的很開心,按下拍照鍵。

    就這時候,小女孩沖了過去做了個剪刀手,竟然也出現在鏡框里。

    搞得像是蕭北辰的女兒似的。

    還別說,非常應景。

    ……

    時光輪轉,又不知道過了多少歲月。

    從西域之戰后,人間就再沒人見過蕭北辰。

    也沒人見過帝后,女帝和神瞳女。

    滄海桑田,時光輪轉。

    一代代的人消失在歷史的長河里。

    某天。

    一個村婦,帶著一個小男孩進山打獵。

    幾只野兔,一只豪豬。

    收獲滿滿。

    小男孩十分高興,“媽,我這一次表現很英勇吧?這豪豬都是我徒手打死的。”

    村婦含笑,滿是慈祥:“嗯,很不錯。”

    小男孩道:“以后,我要成為北皇這樣的人。”

    村婦哭笑不得:“小屁孩,你想什么呢。人間只有一個北皇。你要是能成為北皇這樣的人,我家祖墳都要冒青煙了。”

    小男孩道:“嘿嘿,那可說不準。我天天對著北皇的畫像上香呢。說不定就能夠得到北皇的保佑。要是能夠見一見北皇就好了。”

    村婦揉著小男孩的小腦袋:“別想了。西域之戰距今已經三千年了。從來就沒人見過北皇。”

    小男孩忽然停了下來,“媽,你看前邊有一座小房子。我們去歇息下吧。”

    村婦點點頭。

    很快兩人就進入茅草屋歇息。

    沒人,是個破房子。

    荒廢了很多年。

    小男孩這里烤了豪豬,吃了個大飽。忽然從茶幾上看見一個手機,“誒,媽,你看這手機還有電呢。這房子都荒廢很多年了,手機怎么會還有電。”

    村婦也湊了過來,倒騰了下手機。

    沒密碼。直接可以解鎖。

    村婦看這手機的款式,很詫異:“這手機款式距今應該有三千年了。竟然還有電,還能用,真是奇怪啊。”

    小男孩道:“會不會是某個大能者留下的?”

    村婦點頭:“嗯,如果是大能者的手機,就合理了。”

    小男孩很興奮:“我打開看看。”

    解鎖,是一張照片。

    一個青衣男子躺在躺椅上,左右手摟著兩個女人,大腿上躺著一個。

    男子英俊瀟灑,三個女子天姿國色。

    小男孩直接就愣住了:“好漂亮的三個姐姐啊。我都沒見過這么美的女人。這個大哥哥好有福氣啊。竟然能得到三個天姿國色的美女。誒,這照片背景……不就是這破房子的院子么?”

    兩人拿著手機走到門口,對照院子里的場景。

    一模一樣。

    村婦猛的拿起手機,仔細看,然后倒吸一口冷氣:“這個男子就是北皇。和我們家上香的畫像是一樣的。另外一個是帝后,女帝,還有神瞳女。也就是說,北皇和這三個女人,曾經在住過。這手機,就是北皇的。”

    小男孩如遭電擊,激動的渾身發燙,臉色潮紅:“媽,冥冥之中天注定。說不定,我就是北皇的傳人。以后我要成為北皇那樣的人呢……”

    (大結局了。這本書寫了很久,是最辛苦最疲勞的一本。我一直試圖勾勒出史詩級的感覺,想寫出人間薪火傳續的味道。已經很努力了,中間很多情節,我自己都寫哭了。最后就這樣了。希望大家喜歡北皇,喜歡北皇里的人。也希望這個故事能夠在大家心中引起淡淡的漣漪,如此就足夠了。感謝所有的讀者一路相隨,新書再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朽木可雕的蓋世狂徒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