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蕭靖越黎歌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 第1477章:媽媽,誰惹你生氣了

但祁婉柔不敢說話,這是二樓,是姑姑住的地方,每個角落里,監控都能看到。
另外一邊就是祁念安住的地方。
祁念安只要有女人在地下室,就不會回到這里來居住,他更喜歡在前面小院的地下室里和女人同床共枕。
那里隔音效果很好,不管他怎么折騰,女人叫的再大聲外面都聽不到。
這個時候還沒有見到祁念安,他應該睡在的地下室。
地下室的裝修非常高檔,全部都是高科技,里面是全透明的,墻上都是鏡子,那個混蛋有特殊的癖好。
他在玩女人的時候,一定要看兩個人是什么樣子。
想起那個狗男人,祁婉柔眼底有著強烈的恨意。
她從見到祁念安會顫抖在道平靜,她突然覺得她的承受能力挺大的。
她和畜生計較,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第一天工作,兩人故意弄錯了一些,讓管家真的相信她們是從鄉下來的土妞,樣樣都需要她親自教。
晚餐吃的挺豐富,菜是限量的,只有米飯不限量。
對于黎歌來說,已經足夠。
這一天毫無收獲,祁婉柔說,只有每個星期三才會去打掃那邊的地下室。
平時不許任何人靠近。
她們進來的時候簽了保密協議,在這里看到的一切都不可以說出去。
管家在聘用她們的時候,把她們查了個地朝天。
她們的家人就是她們最大的軟肋,很多傭人在這里工作,家人就成為了威脅他們的利器。
在有錢人的世界里,他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黎歌聽說,祁念安把帶回來的女人,或者是這里被他看上的傭人,都會成為他的玩物。
他肆意的凌辱女人,動不動就毆打,就為了自己一時的快活。
黎歌也明白,只要有祁紅霞在,祁念安的罪行,永遠不可能會被曝光出來。
晚上躺在床上,兩人沒有任何交流,累了一天,昨晚沒睡好,今天卻睡得很沉。
蕭靖越因為黎歌隨時帶著隱形攝像頭,他可以切換攝像頭。
黎歌此時手放在胸口上,從攝像頭里可以看到她精致的小臉。
蕭靖越看到她太累,很快就睡著了。
他很心疼,卻只能這樣看著她。
他們里應外合,不出半個月,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解決,他沒辦法等太久。
秦都的黑幫勢力,都是財閥們的權利和游戲,這里面牽扯太多 ,互相之間都是簽了保密協議。
下一步,就是這些保密協議。
蕭靖越給蕭策發消息,讓他們去查祁紅霞的所有合作人。
只有祁紅霞先出事,大樓將傾,非一木可支。
蕭策回消息后,
他姿態散漫的坐在沙發上,把黎歌睡顏投屏,還能聽到她輕微的呼吸聲。
蕭靖越昨晚失眠了,因為老婆不在身邊,今晚聽著她的呼吸聲,應該能睡個好覺。
他躺在沙發上睡覺,看著投屏到液晶電視里的黎歌 ,他笑著溫柔說:“老婆,晚安。”
一夜無夢!
黎歌和祁婉柔都是一覺睡到天亮。
六點鬧鐘一響,兩人快速坐起來。
黎歌伸懶腰,打哈欠,“艷艷,好累呀,可是我還是很喜歡這里,每天看到漂亮的大花園,心情特別好。”
祁婉柔笑著配合:“儷儷,我們倆可真幸運,快起床吧,今天的工作開始了,今天我們要更努力的工作,賺錢養家。”
兩人笑了笑,快速起床去工作。
早上八點。
祁紅霞和管家回看視頻,新來的兩個保潔員沒有問題。
祁紅霞放心了,她目光傲然地看著屏幕里的“霍艷,儷歌”兩人。
她們那好奇又自卑的模樣,讓她終于放心了,只有鄉下的土妞才會流出這種沒有見過世面的眼神。
她目光淡淡地看向一旁的管家:“再觀察一段時間看,沒有任何可疑之處才能用。”
管家恭恭敬敬的回應:“好的祁總,我一直在觀察,這倆孩子做的挺好的,一個在供妹妹上大學,另外一個她母親生病了也需要錢,兩人都兢兢業業的干活呢。 ”
這里的傭人都查的很嚴,就怕有人混進來調查真相。
畢竟她們大少爺草菅人命,不把女人當人看。
從這里出去的女人都不敢反抗。
不敢挑戰黑暗,更不敢揭露陰謀,因為幕后的勢力,總會用他們手中的權利告訴你:只要你敢動手,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所以,被她們大少爺看上的女人,最終會成為這場游戲中的犧牲品。
上一個調查這起案件的警察,早就意外身亡了。
祁紅霞知道她有點飄,她警告她:“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給我放嚴肅一點,你這份工作不需要,你手底下的人有很多人需要。”
管家一聽這話,立刻跪在地上。
心里還喊了一句:正義必勝!
可現在還是先活命要緊。
“夫人,我記住了,我會好好嚴查的,也不會讓上次的事情發生。”
祁紅霞這才下樓吃東西。
祁紅霞早餐很奢侈,特級雪花牛排,最好的燕窩,以及魚膠包子,一頓早餐就是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
黎歌正好在一樓打掃衛生,終于見到了祁紅霞。
看著她優雅的吃著牛排,而且,旁邊站著三個傭人伺候她。
牛排吃完后喝了,她吃了燕窩。
最后是維生素和堅果。
營養搭配每樣都必不可少。
傭人拿來了一小袋堅果,把口袋打開,把混合堅果倒在盤子里。
祁紅霞瞬間就生氣了,她怒視著傭人,“你沒有嘴嗎?我告訴你我要吃這個口味的了嗎?我都還沒說話,你就把堅果打開了,你這是不尊重我的行為!”
傭人被嚇到了,快速跪下道歉:“對不起,祁總,是我錯了,我應該問您口味,問您要吃什么?祁總,我已經半年沒有出過差錯,求你饒過我這一次。”傭人唯唯諾諾的求饒,把姿態放得很低。
“砰…”她把桌上的盤子掃在地上。
站起來,惡狠狠看著傭人:“這一包堅果就是你一個月的工資,這個月的工資你沒了,要是再犯錯一次,你就給我滾出去。”
傭人磕頭道謝:“謝謝祁總,謝謝祁總,我以后會注意的。”
突然,門口傳來流里流氣的聲音: “喲!媽媽,這一大早的誰惹你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