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葉秋白陸長生 > 第1568章 許夜明的大動作
這道氣息,并沒有任何人發現。
唯一感受到這縷氣息的只有許夜明。
許夜明一愣,似乎有所感應一般,扭過頭看向后方趴在地上的陸長生。
對方為何要幫他?
他不是也對山海經有所求么?
還是說不想讓鳳鳴宗發現,所以才在這里幫助他,之后再想辦法獨吞?
有這種想法也很正常。
且不提許夜明本身就是一個很謹慎的人,而且似乎經歷了一些事情。
哪怕是正常人,在擁有重寶的情況下也不會相信一個陌生人。
再者說,這里可是混沌界。
在混沌界中。
信任本就是最不值錢的東西,惟有利益才是主色調。
這時,在許夜明的腦海中,響起了陸長生的聲音。
“別回頭,別露出痕跡
聞言,許夜明微微點頭,無論如何,現在都是對他有利的一個狀態。
不然在鳳王的血脈壓制之下,很有可能會暴露出一些東西。
那時候,他也無法再繼續待在鳳鳴宗。
許夜明來到鳳鳴宗也是有目的的。
血脈鎮壓足足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當感受到在場之人已經到極限后,鳳王這才收起了神通。
目光掃在每一名在場弟子的身上,卻一無所獲,不禁微微皺眉。
但是,宗主的感應是不可能有誤的。
想到了這里,鳳王意有所指的道:“如若有人覺醒了血脈,大可以上報給宗門,宗門是不會虧待的,甚至于會將你作為宗主繼承人來培養
“但是……如若隱瞞實情,那宗門勢必會做出某種措施,會將你當做有叛宗意圖之人,各位應該知道其中的嚴重性吧?”
說罷,鳳王并沒有過多的停留,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彌漫在空氣中的血脈氣息蕩然無存,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在場弟子都是心有余悸,面色蒼白的起身。
心中的驚駭壓過了身體的虛弱。
鳳王所說,在鳳魂降臨之時,有人覺醒了血脈,可是這個人卻并沒有上報宗門,反而隱瞞。
這讓他們十分的不解。
上報宗門,宗門自然不會虧待,為何要隱瞞呢?
帶著不解,在長老的遣散之下,眾人離開。
陸長生和凰芊也頭也不回的朝著大殿外走去。
秦湛在后喊道:“哎哎哎,這么著急走做什么,等等我啊,之后還有個任務想和你們一塊去做呢
陸長生沒有回答。
在離開大殿一段距離后。
陸長生突然停下了身形,轉過頭看向后方的秦湛,道:“你怎么這么煩?任務的事情待宗門戒備解除之后再說,我還有事
秦湛知道唐兄的性子,也不生氣,笑著道:“行,那我先走了
見秦湛離開后。
凰芊問道:“為何要支走他?”
陸長生沒有說話,只是隨手布下一道屏蔽陣法,然后站在原地等候。
在等候了大概半盞茶的時間后。
看著來人,凰芊便明白了陸長生的意圖。
許夜明跟了過來。
不等陸長生問話,只見許夜明站在陸長生的面前,躬身道:“多謝前輩
陸長生挑眉,目帶戲謔,“謝我?”
“不管前輩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大殿之中終究是幫了我許夜明道:“我欠前輩一個人情,當然,如果是與山海經有關就不行
聞言,陸長生笑了,“你難不成就不怕我現在將你殺了,山海經畫桿自然而然就是我的了
“前輩如果想這么做的話無需繞這么大的彎子
許夜明淡淡道:“之前在洞府便能夠輕而易舉的殺了我,也無需刻意在大殿之中幫我隱藏,畢竟能夠輕而易舉抵御住鳳王血脈鎮壓之人,自然不是什么簡單之人
說完,許夜明再次拱了拱手便轉身離開。
凰芊看著許夜明的背影笑道:“可以,很冷靜,頭腦清晰
陸長生道:“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再調查一下鳳鳴宗
“嗯?”
凰芊愣了愣,“之前不是已經調查完了嗎?”
“保險一點,再調查調查吧陸長生嘆了口氣,無奈捂了捂頭,道:“總感覺這小子要搞大事情了,跟葉秋白那臭小子要闖禍之前帶給我的感覺一模一樣!”
“也是,畢竟也算是有經驗了
“這個經驗我可不想有……”
……
果不其然。
在陸長生將鳳鳴宗上上下下調查了一遍后。
在鳳魂降臨的山谷之中,一道火焰光柱再次貫穿云層,落在了廣場之中!
一道鳳鳴吟嘯響徹鳳鳴山。
鳳鳴宗上下強者都是目露駭然的看向山谷方向。
這一次的血脈濃郁程度比起上一次要強上不止一個層次!
當長老們以及鳳王率先趕到的時候,滿目凝重的看著火焰光柱之中鳳魂虛影。
比起上一次也要更加的凝實,更是已經趨近于實體!
看到這一幕,鳳王也是凝重道:“接連兩次出現,中間相隔的時間還這么短……”
一旁的長老聞言一愣。
“這其中有什么問題嗎?”
“有鳳王點頭道:“更像是人為
人為凝聚鳳魂?
而且還是血脈如此純凈的鳳魂,整個鳳鳴山上下都無法做到!
“不管如何,你們先將周圍布控,尋找究竟是誰在這段時間接近這里鳳王下達指令。
聞言,其他長老都是滿臉嚴肅的點頭。
盡皆在周邊開始搜尋。
而在暗中。
凰芊站在陸長生身邊皺眉道:“這就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不管如何,現在正是宗門戒備最嚴的時候,這時候搞事是不是有點太過著急了一些?”
陸長生看著山谷當中的一切動向,點頭道:“是有些冒失,按照他的冷靜程度應該不會這樣
“或許是因為之前的血脈調查吧,不得不讓許夜明提前開啟計劃
“那你不管管?”凰芊已經看到了許夜明所在的位置。
雖然藏的很深,而且有特殊法寶隱藏自己的氣息身形,可是在這些長老和鳳王的全力搜尋之下恐怕支撐不了太久。
陸長生搖頭道:“他現在又不是我的徒弟,我管他干啥?”
“更何況,如果什么事都要我來提前給他解決,對方的信任以及感激程度是不會那么高的
提前幫助可沒有雪中送炭更能夠俘獲人心。
再者說,他也想看看,許夜明究竟想要做什么,究竟能夠做到什么程度……
============
P:端午節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