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易鳴閻君修羅 > 第1307章 你的規則對本君無用

這十個血淋淋的字,是易勇和易鳴心頭永遠不可愈合的創口。
即使手刃全部仇敵,但劉彩衣卻永遠沉眠。
易家雙圣,卻連自己的妻子和母親都保護不了!
“大都易家……”易鳴睜開眼睛,平靜的看著易勇。
易勇不敢與易鳴的目光對視。
一邊是自己的妻兒,一邊是自己的血脈親長和同胞兄弟,他沒辦法做選擇。
瘋老頭幸災樂禍的看著這對父子。
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你閻君不是要報仇嗎?
可以!
先報了你母親的大仇再說!
魔手和傅鳳雛看著痛苦中的易勇,甚至有些同情這位歷經磨難的圣武者。
誰處在此時此刻易勇勇的位置,都會十分為難和痛苦!
易鳴沒打算就此揭過,眼神里透出咄咄逼人的意味。
“我娘已經等的夠久了。”
“老爹,你是想讓我娘永遠就這么等下去嗎?”
“你們以前不是經常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嗎?”
“齊家排在第二。”
“妻兒老小,妻在第一!”
“老爹,任何人做錯事,不可能一點代價都不付!”
易勇痛苦的點頭道:“我知道。”
“但……”
易勇很本能的想替大都易家推脫幾分責任,但話到嘴邊,遇著易鳴冷冰的眼神,話全堵在嘴里,吐不出來。
易鳴哪看不出易勇想替易家推脫的意思?
“老爹,我娘的大仇,如果你不報,就只能我來報了。”
“不過你應該清楚,只要我出了手,結果是什么!”
“兒子,老話說,救活不救死……”易勇急道:“大都易家對不起你娘,應該付出代價。”
“但你現在的境界,不適合親自出手。”
瘋老頭不得不佩服易勇的急智。
現在易鳴的境界明顯已經夠加入上界,成為上界人。
只要是上界人,就不能親自出手干涉下界的事。
這是上界的鐵則;
易勇正是利用了上界的這個鐵則,竭力避免觸碰到劉彩衣的事。
被易鳴逼到了墻角,易勇只能搬出這條上界鐵則!
瘋老頭譏道:“不愧是圣武者!”
“你給我閉嘴!”易勇怒道:“還不都是因為你!”
“沒有你,哪有這么多的仇恨?”
“哪有這么多的風波?”
瘋老頭不以為然道:“整個事件中,我不否認有過錯。”
“但真要說起來,我甚至連手都沒有出,甚至還救了這個小崽子一命。”
“我覺得我對閻君的救命之恩,足以抵消我犯的錯了!”
“但大都易家和其他各方卻不同。”
“他們是真經八百的動了手,謀劃和參與了對劉彩衣的圍殺!”
“圣武者,你就想替他們開脫,但你卻不能否定這是事實!”
瘋老頭拖長了聲音,裝著很遺憾的樣子道:“圣武者,你入了上界,不能報仇;”
“你兒子根據規則,也必須入上界,同樣不能親手報仇。”
“劉彩衣的仇,看來沒辦法報了呢。”
“真是好一個一家雙圣境!”
瘋老頭字字如刀,不斷捅在易勇的心口上,讓易勇心口滴血!
易勇對瘋老頭怒目而視。
瘋老頭不屑的與易勇對視著。
上界兩位圣境目光中碰出了絲絲火星。
“你真卑鄙!”易勇道。
瘋老頭呵呵冷笑兩聲道:“我只是幫你直面現實而已。”
瘋老頭死咬易勇不放自有他的用意。
先前易鳴展現出的實力,讓瘋老頭心生懼意。
易勇成了瘋老頭最大也是最好的一塊擋箭牌。
只要死死拉著易勇,瘋老頭認為易鳴就不好下手。
境界達到一定高度的人,做事需要自證心安。
否則,滋生心魔不說,行事不合天地規則,必定會遭到反噬。
這是紅線!
這條紅線不只對瘋老頭有用,對所有的上界圣境都有用!
對下界人的低武世界同樣也有用,但反噬效果沒有對上界那么大而已。
易鳴如果跳過易勇對付瘋老頭,就無法做到自證心安;
瘋老頭混上界這么長時間,關鍵處掐的非常準,不是白混的。
易勇很明白瘋老頭的用意,但他拿瘋老頭沒任何辦法;
最聰明的人會利用規則做事,瘋老頭就屬于最聰明的這一類人。
易鳴看戲似的看著兩位上界圣境的你來我往。
直到易勇滿腹怨恨的敗下陣來后,易鳴才開口道:“不繼續了?”
瘋老頭有些吃不準易鳴這個態度是什么意思,立即警惕起來。
易勇道:“兒子,沖動是魔鬼。”
“凡事……從長計議……”
這是易勇不得已的選擇。
眼前的情勢,易勇左右為難,看不清前路。
易鳴道:“老爹,現在!先將我們父子的關系撇到一邊。”
“你只是圣武者!”
“我只是閻君!”
“是不是簡單了很多?”
易勇聞言心中大急。
瘋老頭的瞳孔也劇烈收縮。
修羅殿閻君的做事風格,有仇必報!有怨必伸!
易鳴這是擺明了要開啟復仇模式。
一旦易鳴的復仇模式開啟,對所有人都絕不會是一個好消息。
“林管家、鳳,你們到我的身后來。”易鳴吩咐道。
傅鳳雛想也沒想的站到了易鳴身后,很自然的雙手搭在輪椅的兩只推手上;
魔手瞅了瞅瘋老頭,再看了看易勇,默然一嘆,也走到了易鳴身后。
易鳴看著易勇,沉聲道:“圣武者,你靠邊!”
“啊?”易勇怔住,沒領會易鳴的意思。
“既然你為上界圣武者,這件事情跟你沒什么有關系。”
“所謂圣境,力求戒斷人間煙火。”
“這是龍域上界對圣境的要求。”
“我來做!”
易勇茫然,但卻不知道為什么很自然的讓出了一個身位。
這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
瘋老頭卻預感不妙,神色凝重至極的看著易鳴。
易鳴這時才將視線轉到瘋老頭的身上。
“老瘋子,你害我老爹。”
“然后又救了我。”
“這筆賬,我不再找你算,兩清如何?”
瘋老頭仔細的思索了一番,謀定了利害關系后,才點頭道:“可以!”
“好!”易鳴道:“我就喜歡你這么干脆的樣子。”
“那么,接下來,該算算我娘的賬了。”
“你娘?”瘋老頭不解的問道:“我既沒有參與截殺劉彩衣。”
“也沒有針對過劉彩衣做過任何布局。”
“你娘劉彩衣的賬,算破了大天,也算不到我身上。”
“說句你閻君不樂意聽的話,你娘劉彩衣在你心目中也許比天高。”
“但對我來說,她只是下界的一只螻蟻,我沒有興趣對她做什么!”
“所以,你想找人算賬,對象錯了!”
瘋老頭確實是因為感覺打不過易鳴,才會做這么多解釋。
否則,多說一個字,都算瘋老頭給面子。
易鳴卻冷笑道:“老瘋子,你自恃聰明。”
“將上界和天地規則玩弄于鼓掌之間。”
“但這次,你的聰明,對我不管用。”
“因為,你利用的這些規則,管不了本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