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子文學網 > 總裁倒追財閥前妻唐俏兒 > 第897章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
沈南淮輸液后情況穩定,又在醫院安安穩穩睡了個下午覺,傍晚唐俏兒將爺爺妥帖地護送回家。
唐俏兒和林溯剛從別墅里出來,迎面撞到風塵仆仆趕回來的沈驚覺。
“俏兒!”
沈驚覺上前摟小女人入懷,呼吸粗沉,顯然是趕回得太急,“真是辛苦你了,沒想到緊趕慢趕的,還是什么忙都沒幫上。”
“別這么說,照顧爺爺也是我的職責。”唐俏兒溫柔笑著,素手攀上他寬碩的肩,輕輕揉捏,給他做按摩。
“我進去瞧瞧爺爺。”
沈驚覺剛抬步,唐俏兒忙拉住了他,“爺爺好不容易入睡了,你別驚擾了他老人家。
爺爺年紀大了,為了參加初露的婚禮折騰了好幾天,身心俱疲,讓他好好歇歇吧。”
“也好。”沈驚覺自責地嘆了口氣。
“驚覺。”唐俏兒頓了頓,神色嚴肅,“我們進車里吧,我有話跟你說。”
兩口子上了大小姐的水晶女神座駕,林溯坐駕駛位,開起小會。
“今天,我陪爺爺去醫院看病的時候,碰見了謝晉寰在那里住院。”唐俏兒微啟紅唇。
沈驚覺星眸猛睜,一把牢牢攥住她的手,掌心又熱,又黏。
沒說一句話,擔憂之情卻滿溢。
“別緊張,我只是去禮貌探視,他并沒有怎樣。畢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
唐俏兒秀眉緊擰,“主要是,他若真像他那狗秘書所言,只是闌尾炎,那有什么必要把整個住院區圍得如鐵桶一般,這儼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得病的消息。
還有一點,地西泮片。譚秘書說那是給他媽吃的。”
林溯冷笑,“但他的背景,大小姐早就摸清了,他是個孤兒!
就瞅那狗德行,也不配有媽!”
“地西泮片,我知道。”
沈驚覺聲色沉釅,繃緊薄唇,“那東西又叫安定片,是一種中樞神經系統的抑制劑。不僅可以抗焦慮、鎮定催眠,還對癲癇和驚厥有一定的控制作用。
我在部隊的時候,一些戰友會服用這種藥,來治療PTSD。”
“難道,謝晉寰有癲癇嗎?”
林溯滿目疑惑,“就算他有病又怎樣?現在他全家不都被他殺光了嗎,已經沒有人能威脅他的地位了,他有何懼之?”
“連你也想到了,所以他得的,壓根兒就不是什么病。”
唐俏兒微瞇美眸,“我無意間,看到他胳膊上,有密密麻麻的針孔。
綜合種種疑點,我有理由懷疑,謝晉寰長期注射毒品。他是因為吸毒身體產生了什么負面影響,逼不得已才住院的。”
沈驚覺和林溯雙雙一愕!
“只有這樣,一切異樣才解釋得通。”
唐俏兒一聲冷笑,“謝晉寰在森國手底下就有毒品生意,回國后又沾上了違禁藥。試問這樣一個蟄伏這么多年的大毒王,他自己一點不碰,可能嗎?”
“若能掌握他吸毒的證據,不僅能夠沉重打擊他,也能讓謝氏集團陷入動蕩。”
沈驚覺沉吟片刻,“但,有一個問題。他現在人在醫院,且層層把守。咱們如何能拿到他吸毒的證據?”
“是啊大小姐,他干這種事的時候肯定是很私密的,除了那個譚秘書身邊不會有第三人。
就算舉報他,也沒證據啊。”林溯也覺得為難。
“正因為他現在人在醫院,咱們才有機會。他要在他的那個老巢,那才真的沒機會。”
唐俏兒笑得漂亮又狡黠,目光灼灼堅定,“我們雖然接近不了他,但我們可以接近他的醫護人員。
我相信,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我亦相信,正義的天平,一定會傾斜向我們這邊。”
*
一切如唐俏兒所料。
謝晉寰的確是因為注射藥物而產生了不良反應,才被緊急送往醫院救治。
以前,他也有過,但服用鎮定劑,亦或私人醫生就完全能夠解決。
但這次,反應卻出奇的大,不但抽搐,渾身起紅疹,甚至還出現了呼吸衰竭。進來搶救了一天一夜才緩過來。
所以他才會全面封鎖消息,一旦傳出去,注定麻煩不斷。
如今,藥物實驗停止,他若再陷危機,拖先生的后腿。等待他的,就是被徹底拋棄,被肅清處置的結局。
這天晚上,謝晉寰與譚秘書在病房談話。
他臉色蒼白得像暗夜吸血鬼,目光無比陰郁:
“醫院的味道,真令人作嘔。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出院?”
“謝董,我問過醫生了,您這次突然病發,情況相當危險,搶救了一天一夜才度過危險期。”
譚秘書憂心忡忡地勸道,“醫生說,您最起碼要再住院觀察一周,情況徹底平穩了才能出院。身體健康非同小可,這一次,您還是聽醫生的話吧。畢竟您是謝氏的頂梁柱啊!”
“謝氏,算什么。主要是,我不想讓先生知道我是個不中用的人。”謝晉寰揉捏籠上愁緒的眉心。
“就算您住院,別人也不會往那方面想,您大可以安心!”
突然,謝晉寰下頜線緊繃,渾身發麻,手臂再度不受控地出現了反常的震顫!
“阿樂……藥……給我注射!”他嗓音亦在顫,眼眶攀上難耐的猩紅。
“謝董!萬萬不可啊!”
譚秘書大驚失色,“您就是因為注射這東西才變成這樣,眼下必須先把他戒了!”
謝晉寰嘶吼,“快給我!”
“謝董!為了您的身體,您就忍忍吧!求求您了!”
話音剛落,敲門聲響起。
“誰?!”譚秘書疾聲怒問。
“謝先生到了用藥的時間了。”外面傳來女護士溫柔的聲音。
謝晉寰死死咬牙,忙將顫抖的手臂藏在被中,眼神示意譚秘書去開門。